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魔怔
已經不記得早上醒來時,到底做了什麼夢、讓我睜開眼睛後,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句話是:原來父親並不胖。

每次有人問我,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就會回答「禿頭的大胖子,可以一腳踩破皮球的大漢」。

很久以前,有個同學來到我家,瞄了正好往樓上走的父親一眼,
她說:「妳爸很帥耶!!」
我立刻看她是怪胎;接收到我嫌棄的眼神,她說:「難怪妳眼光有問題!!」

直到今天,不知道做了什麼夢,我才發現,一百七十幾的身高、和六十左右的體重,並不算高,也不算胖。
明明他就站在那裡,我知道他的身高、體重,可我就覺得,他是這世上最高、最胖的人;父親就是父親,美醜什麼的我沒想過。

我終於理解,十幾年前,媽媽託付我給父親買的衣服,為何他不能穿了,因為我買的是最大號。
父親節快到了,祝父親爸爸節快樂,我一點也不想您,反正您有哥哥姊姊就夠了。
page top
不過是得過且過
親愛的,我知道、努力常常看起來沒有什麼用處;
最後、甚至是到死的那一天,都沒有成功。

是這樣的,失去那種最是平凡的幸福,必需要花費千、百倍的努力,或許能夠挽回一些些。
我們可能就是在盡那千百分之一的努力。

或許我們都曾經無視過、美麗的事物、消失的那個瞬間;
我們都知道,我們膽小、怯懦、害怕,我們極其的不完美,一點也不像上帝的孩子;
我甚至要懷疑、人類是其它世界、被遺棄的劣等基因孩子了。

我沒有足夠的智慧去知道、即使到死都無法成功的努力,究竟有沒有意義。
但我想,如果我還剩有一點點的勇氣,還是意思意思的掙扎一下,若是千百年後我們能夠相遇,我再告訴你,我過的好不好。
page top
三次元掰掰 我是誰?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在這個社會上,與其讓一個人成為“天才“ ,更多人想把別人弄成“白痴“ ,
在惡意滿滿的這個世界,還是承認人類的醜陋吧。
又有法官、還是牧師,保證殺人犯可被教化,這世上存在決對不能被教化的人嗎?
重點是,犯錯就要接受懲處,能不能被教化,根本不是重點。
法庭之上玩弄文字遊戲,對這個社會還能期待什麼?躲回二次元吧。



“台灣”這兩個字,到底只是個地名?
台灣人的國籍是:“中華民國”。簡稱中國????
這就是“外省”老一輩說的“中華民國在台灣”;言下之意,那些老人們,認為臺灣才是真正的中國,不存在“臺灣國”。
聯合國說,臺灣不能加入聯合國,因為,不能有“二個中國”。
如果我是聯合國的一員,我也會認為那片“秋海棠”(除了獨立的蒙古等)比較像“中國”,
只能說……
臺灣人到底是要當中國人還臺灣人?你搞不清楚自己的根呀!
如果連自己是什麼、都搞不清楚,是要怎麼建立自己?
沒錯,中國民國也走到一百零五年了,大家,過的好嗎?
重要的東西,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失去。

一堆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臺灣人”,請把你的身份證掏出來!哪裡有“臺灣”兩個字?
你說你叫“小明”,你的身份證裡,根本沒有“小明”兩個字啊!
你到底是誰?
page top
主動
我不太敢主動和人說話,
就算有人是對我示好的,我也怕自己會不會一時得意忘形,太過於囂張的接近人了。
後來,有人跟我說,我是不是太高傲、太挑人了。
我覺得自己很不好,不懂怎麼體貼人,
但是,我還是不懂拿捏社會角色,
算了…
就像我所理解到的,
只要明白,被全世界誤解,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就有勇氣活下去了。
page top
說話大聲,不代表就是對的
說台灣沒有人才、或是人才外流什麼的,
其實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多少人想盡辦法,就為了折斷另一個優秀者的翅膀,
台灣的教育,本來就是溫和取向,
被打的人,大多數是後退,不會去爭、不會去搶。
要嘛躲、要嘛閃、要嘛離開。

說穿了也是捨不得,也是狠不下心。
你總不和人吵架,不是因為你不懂道理,
是你還擔心對方沒台階、擔心對方傷到心。
對別人心軟,就是對自己殘忍,
然後兩種都極端的人,造成了社會不進步的一部分。
我們的長輩也很愛告誡我們,
怎麼做選擇。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