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2008聖誕賀文2 橫顏
不知不覺就寫了.....
CP什麼的.....??
從[手塚国光2005年新年專輯 with - 06橫顏]衍生出來的文章。
白石藏之介也是這樣飛出來的。


升上大學的手塚國光、在帶著行李打開新宿舍房門的一瞬間,
看見了一個不陌生的臉孔,
白石藏之介。

「手....手塚(驚)」
「白石..(驚)」
白石從驚訝轉為平靜。
白石「啊、真巧、想不到能夠在這裡相遇。
   真抱歉、佔用了你的位置、我馬上整理好!」

手塚「嗯。」

白石手長腳長的把自己的東西挪開,趕緊把位置讓開。
白石(想不到會和手塚二個人同一間宿舍...
   ....氣氛..有點緊張..這個人..)


白石和手塚一樣,都是喜歡乾淨的人,
他們兩個一起把宿舍弄的閃閃發亮、窗明机淨、
無處不是光可鑑人,
兩個人同時覺得、之後共宿的生活應該能夠相處得不錯。

讀理科的手塚和讀工科的白石、有不少共同主修科目。
但是要湊到有手塚、白石、幸村、乾,四個人的共同科目,
還是只有像古文這類的普通科目,
但事實上,同一科目也會開上二個以上的班,
依照不同系、選課的時間也有差別、
所以不一定會湊同班...同堂機率其實不高。

但是……
手塚、白石、乾所唸的比較相近,課表也比較相似,
選到同一堂古文課也是正常,
卻不知道為什麼,唸法律的幸村也出現了(^ ^)。
還有一個人....唸教育學部的真田弦一郎。
幸村和真田同時出現在教室,
向手塚等人打著簡單的招呼走來。

像在宿舍裡、初次再看見手塚時,白石的心情一度緊張那樣,
同學們也是,
手塚總是能製造某種“TEZUKA ZONE”、
只要有他,氣氛就會整個拔張開來。

細心的白石注意到,
幸村的眼神在看到手塚的一瞬間變得柔和,
真田變的更加肅穆嚴謹、
乾的眼睛一直悄悄在鏡片後像雷達般的掃射。

不過....對白石而言....
(大家看到手塚都特別的緊張,不過、手塚就是手塚,
 他的認真感染了別人,
 對別人造成了影響力,我是無所謂。
 只要是努力的人、我都欣賞,
 不需要特別對什麼人做些什麼。
 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就是我。)

 白石在心裡這樣想著。

普通的寒暄、一成不變的話題之後、、、上課鐘響。
枯燥的課程、乏味的窗外景緻、、、

只有這樣而已嗎!!?

不!!大錯特錯!!

大學生可不是孩子了,
只有執著求學的孩子會唸到大學或是專科學校,
在日本、一般的學生在高中畢業以後就開始工作,
對大學生而言,
唸書本身、就是工作了。
從一年級開始、積極為將來舖路,
進入職場實習、參與教授的研究、累積實戰的經驗。
還要交男、女朋友,
在工作以前找到後半輩子的心靈伴侶定下心、
然後全心於未來事業、所謂的「成家立業」。

立業的條件是沒什麼問題,
但是、這網球五人組僅管如此才貌兼備,
其實也只有白石、是女人們搶得頭破血流的極品貨,
白石熱情而不失穩重、善言仍不失儀態、博學而不浮誇、自信卻不驕傲。

乾完全是個工作狂熱,
唸毒理學後更是一整個投入、像是在汪洋中漂浮找到了糖果屋,
就連古文教授提到幕府盛衰,他都會開始計畫起研究古代毒藥。

手塚並不是在堅持不交女朋友,
純粹只是學習忙碌、無意費心兩邊兼顧,
並沒有非在一起不可的對象,也沒有誰非得和他在一起不可(?)。

幸村......?

真田出生於非常傳統的家庭,父母親都非常保守,
自己也沒有什麼浪漫心情去尋找另一半,
也許將來勞煩爸媽幫忙相親了事。

白石和大家一樣,擁有一般正常人的觀念,
他不排除在大學生涯中,找到相握一生的溫柔妻子。
雖然感覺是沒有什麼波瀾起伏的人生,
所有的事情、加上自己聰明俐落,人生裡要難倒他也實在很難,
他也很珍惜這樣簡單的幸福。




天晴、有微風,冬氣過境、涼爽的春天降臨。

白石極度帥氣的坐在三樓宿舍窗邊、「手塚、天氣這麼好,不出去走走嗎?」
白石和手塚一樣,
穿著襯衫、西裝褲時,燙的是筆直,
短袖運動服若是套在身上,也不曾顯得零亂。
和白石這樣知進退、懂分寸,又遵守規矩的人,手塚覺得相處起來很沒有壓力。
這份“無壓力”對手塚而言,算得上是天大的恩賜。

就讀大學以後,手塚的壓力只會增不可能減,
他的優異成績帶來不少長輩的關照,
不會有哪個教授會去佔他便宜,或去利用他的才能,
因為有許多教授同時看上他,有意攬為自己將來的研究生,
超人的能力、和優秀的全才、
如果不是傳統學院嚴謹的制度,
以手塚所懂的,恐怕已經可以直接當研究生,
事實上,手塚已經在研究室幫忙、有研究薪水可以拿了。
現在的他,是化學部部員兼[分子細胞生物學]研究室助理,。

手塚「雖然很難得,但是,這裡有些東西我得趕在明天以前整理好。」
白石「又是研究室的東西嗎?手塚總是這麼忙碌~」
白石離開窗邊,走到手塚身後,
把腰彎下在手塚耳後15公分、盯著手塚振筆疾書,
「那麼今天晚上呢?和大家一起去參加廟會吧。」

手塚停下筆「................抱歉、
      雖然去逛逛廟會也好(回頭),
      但是,除了這些東西以外,還有別的....」

白石(汗)「這樣啊、真遺憾、、大家都很想見到手塚出現。」
手塚「.......抱歉。」


傍晚,白石離開了宿舍,
還順口說了幫手塚帶章魚燒什麼的回來,
白石雖然是個男人,
但是他的細心溫柔總是不輸給女人。

.........(像這樣的男人、也會引起男人狂熱的追求..)
手塚一邊心裡想著,一邊從床下托出一個紙箱,
紙箱打開以後先看見一個打結的塑膠袋,
脹滿的塑膠袋把箱子裝滿,
戴上手套、手塚把結打開,頓時一堆不堪入目的東西入眼。

滿滿的白石合成相片,和一些淫穢的圖畫,
上面沾到了不知名的液體、混雜著血液。
照片上還寫了粗俗下流、沒有辦法說出口的詞語。
確認了一下箱子的東西,
手塚把袋子、箱子包回去,送到警局。

對於碰到這種事的男人而言,看到這種東西常常就是罵千百句三字經、
然後把做這種事的人抓起來鞭打一番了事,
頂多很不開心、
不至於有心靈受創什麼的。
但是、這種直接的吐怒方式不會發生在白石身上....

從白石以前在四天寶寺的朋友、千歲和他的妹妹那裡,
偶然知道白石家以前曾經發生過一些事,
白石有一個單純正直、擔任國小老師的父親,是個老好人,
家中父、母、姐、他,四個人過的很一般、純樸的生活。
姐姐和白石都遺傳了母親的美貌。

在大阪的郊外地區,
民風普遍和善,村裡的人也都很溫柔。
從小就聰明外向的白石、一直都過得很開心。
但是,
白石的姊姊卻是個沉默話少的女孩,
有一次、
放學後的白石忽然想找姊姊一起回家,
卻在草叢中、發現姊姊被一個沒穿衣服的男人擋在草叢裡....

手塚(這種骯髒的事,還是別讓白石碰到的好。等解決之後再告訴他。)
手塚一向有晨練的習慣,即使現在已經沒有體育方面的部活。
所以手塚通常比白石要早起,
上個禮拜、早晨一打開房門就看見地上有封信,
沒有署名。
但是信封發出奇怪難聞的味道,
警覺性高的手塚,
從口袋拿出實驗用的手套戴起來,並且拆開信封,
然後就看到了這種詭異骯髒的東西。

接連每天都發現這樣的信,
很快的,
悄悄在門口加裝放攝影機、以及拿到警察局化驗的體液檢查報告,
馬上就找到了犯人。
白石所尊敬的、直系三年級的學長。






晚上八點半,白石愉悅的從廟會回到宿舍,
白石走向坐在桌前的手塚,「手塚!晚上吃了什麼啊?」
手塚「學生食堂準備的晚餐。」
白石遞給手塚一個紙袋,
「我就知道~鯛魚燒、牛奶口味、不怎麼甜的、我保證好吃!」

接過白石的紙袋,「謝謝」
「.....白石,
 有件事可能會令你心情不好,但是我還是得告訴你。」


白石「嗯?....發生什麼事了嗎?」
看到手塚認真的表情,白石也嚴謹了起來。
手塚拿起桌上的牛皮紙袋信封交給白石「看了你就知道了。」



看完這篇牛皮紙袋裡的完整案件報告後....
白石「手塚、謝謝你,但是,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手塚「要是讓你看,正好合了犯人的心意。」
白石「...........」

忽然間、白石感覺到強烈的罪惡感.....
當他看到手塚咬下那隻超甜鯛魚燒、眉頭皺緊起來的時候。

生活很平淡、一切很順利、
所有的人都喜歡白石、白石也善於人際上的相處、
因為記憶力好、觀察力也細,
所以白石也總是很快的了解一個人的生活模式。

手塚有點超脫,
不、不是有點、
是超脫到不像是凡人了,
好比臭到令人想撞牆的白老鼠屎,手塚依然面不改色的清理掉,
在面對剛從標本室走出來、
全身散發福馬林腐臭的教授,手塚仍然和教授說上半小時、絲毫不皺點眉頭。
或者是不管每天有多麼忙碌,
手塚總是堅持將當天所有科目複習過。
最厲害的,
是這個人不曾因大意而犯錯。
(這個傢伙...才真的是個完美的人。)
完美的令人想作弄。

只要像是這樣,好意給手塚的東西,不管那有多不合胃口,
手塚一定會把他吃下去,
也許想到的話,會說一聲「太甜了。」


「太甜了。」手塚吃完鯛魚燒。
白石「..........噗!....哈哈哈!!!....
   對...對...對不起...手...手塚..哈哈哈!!!....」


(我一點也沒有不開心的感覺啊、手塚...........)

手塚「.......?....(算了)」
本著相信白石這個人,手塚沒有生氣,也沒有心情不好。

(只有暖暖的開心...........)

看著手塚繼續忙碌的背影,
白石停止了大笑,
靜靜的、
任憑體內衍生了一種叫做「安心」的感覺。
看著這個人的背影、
好像只要在這個人的身邊,
就可以得到永遠的安穩、平靜。

(這裡有手塚在...........)




隔日明亮的清晨,
有點睡眼惺松的白石,在睜開眼的瞬間、立時驚醒。
(!)
因為他看到對面床舖上,手塚還在睡!
(昨晚不知不覺的入了睡...對了、
 沒有印象看見手塚臥床休息!到底幾點才睡呢?)
(啊、記得他今天說要交報告到實驗室,要不要緊呢?)

沒有把手塚叫醒,白石開始找起手塚桌上可能的文件資料,
但是,
手塚的桌上整潔無比、零灰塵,也看不見任何文件。
接著打開手塚抽屜,
看見抽屜裡的記事本,
白石把筆記本打開、找到最近的日期。

「啊....」白石低呼一聲。
筆記本裡記錄著昨天知道的那個案件的事,
什麼時候發現作案物品、
什麼時候聯絡警方、
什麼時候繳交證物...

然後,白石看見“第二十一號染色體密碼”旁邊已經打勾,
這是手塚已確實繳交報告的意思。
大概是昨晚處理好就直接拿到教授信箱去了。
白石輕輕閤上筆記本,
像對待重要的寶物一樣,
輕輕把記事本放回抽屜、然後輕輕推回抽屜。




大一的下學期、

十二月二十五日
大學後的第一個聖誕節。

「手塚!!」
白石從遠方過來,一把攬住手塚的臂彎,
手塚覺得白石最近愈來愈熱情,
火度直逼跡部景吾。

手塚「白石。(汗)」
白石「帶著這麼多書、要去哪裡呢?」
手塚「去圖書館還書。」
白石「然後呢?」
手塚「跡部回日本了,說待會要來找我。」
白石一驚「跡部..那個跡部..冰帝的...」
手塚「嗯。」
白石「為什麼那個跡部要來找手塚?」
手塚「不清楚、很急的口氣好像有什麼要事。」
白石「嗯.......」白石放開手塚的手臂。

白石看著手塚漸漸遠去的背影,
「是我太大意了...手塚..
 不知不覺..
 幸村、真田、乾,
 他們看到你都知道要改變態度、要有所防備,
 我卻只顧著做自己,
 任憑一切自然,
 現在、
 我覺得自己莫名其妙的、
 想要獨佔你的背影。」



我什麼都沒說、
我沒說白石怎麼了、我沒說幸村怎麼了、
也沒說跡部怎麼了、沒說不二、手塚怎麼了~~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