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歧視
我不是一個好護士,有些護士和我一樣、都不是好護士。
很痛苦的唸了護校、重考一年很吃力的考上我不適合的北護,
然後又無視不適合的畢了業,
接著又不適任的當了護士。

我始終惦記著抽屜整理好的畫本、箱子封裝的琴譜,
或是那些麻煩印出來難得找到的童話魔幻故事集。

無論現在衛生署還是什麼大官,
為了護士人力壓榨發聲什麼的,
羊毛出在羊身上,
護士加薪、補足人力,意味著醫療費用上漲,
護士之於醫院就像待在家裡盡量不花錢的老婆,
默默的做好或做壞、同樣都不為人知。

從今以後,丈夫要花高薪聘老婆了,要善待、要在乎了。
等到護士薪水真的漲了、人力真的充足了,
換人民百姓上街頭:
「護士不過就是醫生的助理!為什麼我們要多付錢給他們!」
「上次我抽血被扎了三針耶!痛~~死了!」
「我住院的時候、每個護士都嘛進來一下就走了!」

當我第一年當護士時,
深深感覺自己毫無尊嚴可言、身心疲倦時,
爸:「當護士是有那麼辛苦是不是!」
媽:「妳不過就是個護士、裝的一付這麼累的樣子,還以為你做什麼了不起的工作咧!」
即然連爸媽都這麼瞧不起護士,
為什麼當初還堅持要我唸護理呢?
被強暴很可怕,
比被強暴更可怕的事是、以為會在乎自己、最親近的那些人,其實一點也不。

對,台灣沒有種族歧視。
但是台灣有職業歧視、姓別歧視、姓名歧視、身家背景歧視、身材歧視、長相歧視,
我……我……無以為家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