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基因的密碼也沒有任何一組相同
正確的道理,自己經歷過的,對的事,
只有自己知道的事,不強求從別人那裡得到什麼,
但是,
被否定的時候,果然還是會有心痛的感覺,
就算知道那是別人無法理解的。


人各自有各自的不同。
無法一概論定。


以前精神科的時候、
我寫的個案報告被老師判斷為無「個別性」,
雖然我知道老師說的「無個別性」意指什麼,
但是那個時候的我,
覺得人哪有那麼多的個別性,
就算每個人有自己的故事,正確的道理也只有一個。


我還記得我曾經負責的某個個案、
他認為他的父親、是個陌生人。
從他的談話中,他說他的父親從來不真正關心他,
某一天,他發現,在他家中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他的父親、
於是他攻擊那個「陌生人」、企圖把他趕出去並且報警,
接著是他自己被強制送到精神科。

這個個案的病情發展顯而意見。


通常家屬或是非護理工作人員會覺得我很有耐心、對誰都很和善,
但是我自己知道,我並不是那麼溫柔和善。
只是一個身份在那裡、要做到該做的事。


那個個案、雖然我明白他的遭遇,
就像我小時候也一度以為我是父母撿來的小孩一樣,
但其實我卻打從心裡的不肯諒解他,
因為我以自己為例,
無論父母親如何、至少他們把我們養大。


像這樣的我,怎麼可能寫的出有「個別性」的報告。
記得曾經有老師說,我的報告只不過就是「一篇好看的作文」而已,
沒有真正的中心或重點之類。

我想大概老師要說的,是「缺乏人性」之類的吧。


所以我常常又一個人坐公園邊、草皮邊,
我覺得因為我有自己想法,所以我只堅持自己的信念,
只不過,某天我忽然意識到,
這樣不重視「個別性」的我,一點都不適合當護士。

難道真的沒有唯一的真理嗎?
或者是真理是什麼、並不是最重要的,


的確,
要都做最好的處理、讓機器人去生活就好了,
這樣,就沒有紛爭、沒有犯罪、地球不會生病,
但就算是這樣,人也還活著。


於是,某天我發現,我也有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事,
大家知道自己比非洲難民還要幸運,
但是,痛苦的時候,就是痛苦。

我才終於理解到、在乎「個別性」的心情。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