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我說話
我無法明確的說出「我的人生就是缺少了…?」什麼

我曾經喜歡運動、
幻想自己像飛一樣的滑動溜冰鞋或腳踏車,
接著羨慕那些開著跑車的男人。
我的悲傷一直遺留在很早以前。

但我的生活只是住在強制住院的女校,
把打工的錢都用在學業上,
錢也沒賺到、玩也沒玩到、
說不出人生中真正讓我發自內心感到快樂的事,
應該說、真正的自己沒有做到、忙碌於完成別人的期望。


直到學院四(22歲)才學會騎腳踏車、機車,
父親一直對我過度保護、
他不明白我的堅強,也不明白我這個人。
除了沒有記憶的嬰兒時期、那是我第一次明顯的在父親面前強忍淚水。
明顯到他能發覺。
因為我太難過了。

我想我和“那些家人”的有份無緣是早早就決定了的,
媽聽不懂我的“我一直都很真誠的過生活”,
像媽那種為責任而活的人,不會懂我的真誠。


愛是「付出」,有人說比愛更偉大的東西是「責任」,
我想那也許是因為「責任」多了一分「犧牲」,
但是我認為把「愛」丟棄、做了不完整的「責任」,就與任何人無關。


他們不是壞人,
他們只是比較不愛我而已。

不能聽我說話嗎?不相信我嗎?
為什麼我就要理所當然的放棄所愛?


如果要說我最失敗的是什麼,
那就是我當時任性的錯過了說明自己的時機,
如今他們已經在我生命計畫之外。

不只是有些父母親會發自內心的討厭自己的孩子,
孩子也有可能發自內心的憎恨自己的父母,
沒有什麼愛是沒有理由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