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我真的很兩光。
從小就這樣,
只要在看電視或故事書,就完全聽不見別的聲音。
經常因為這樣挨大人罵。

如果要用聽力不好來混過太勉強了,
因為,
我總是在做事的時候,在周圍設下一圈領域,
對外面一切拒絕。
這種人是成不了大事的。

這也是我不敢當N的原因。

有一次我在為病人找打針血管時,
正好醫生走進病房來,
發現病人呼吸已經停了。
事後我當然挨罵,那個醫生一定很想呼我一巴掌。
(然後我的耳邊迴盪著以前被同學罵什麼都不會、千金大小姐、是花瓶的話)

這個病人也在幾十分鐘後宣告死亡。
這件事就像個加深的陰影,糾纏著我不能冷靜。


就算大家叫我要撐下去,
就算大家希望我回去,
就算我想做力所能及的事,

但是,最重要的原因,
讓適合的人站在適合的地方。
我也很遺憾,適合站在那裡的人,真的不是我。

我太適合一個人活了,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一個人活。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