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昨天
早晨六點半,
我睡眼惺松的帶著盥洗用具到廁所漱洗,
忽然右腳一陣搔癢………赫!!
小.強.一.枚.!.!
很好,這下子我完全醒了,
一早就這麼倒楣,真是不吉利。

七點到了單位,
完成晨間常規後八點交班,
八點半開始晨會,但是我一直掛心7號,昨天夜裡大出血二次後告上病危,
剛剛抱8號去上廁所時看見她的情緒不太穩定,10號馬上就要做化療,4號今天得進行手術,5號的胸腔引流管固定點沒縫,但也第八天了……
趕快把晨會結束吧。
OTL

晨會實在有點久,我向學姊道了一下歉就快速衝去看7號,
血小板輸完後接上紅血球,
床單和地板上的血跡,看起來就像命案現場,
雖然想請清潔阿姨給7號換上床單,但是不能移動出血點只好作罷。
忽然後面的8號開始尖叫,
他的小孩和母親來看她,
這位年輕媽媽的肚子被腫瘤細胞塞得滿滿,
腹部不規則的凸起,讓人有一種錯覺,好像掀開他的襯衫下擺時,
會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石頭掉出來。
她瘋狂的大喊、哭叫,說肚子很痛、一邊向母親和小孩道歉,說對不起、她撐不下去了。
連續給她打了三劑止痛和穩定劑,一邊在24小時幫浦控制的藥物之下。
幸好有實習的學妹幫忙,幫我安撫8號決提的憂鬱,
然後我終於能轉身發放早該在十分鐘前送出的藥。

大家一起沒飯吃、大家一起沒廁所可上,
手上的傷口反復被消毒液刺傷,
真是懷念的感覺………。

但是有一點很不一樣。
和我一起上班的三位學姊非常和藹可親,就連我以前覺得很悍的書姊都原來那麼好,
還有那件事,
9號上午已經聯絡查診,下午查診快結束時趕忙把人送過去,
到場卻查無此事,9號家屬當場火山爆發,因為9號已經相當虛弱,不宜移動。
原本以為9號的負責白小姐我,會被罵成臭頭,被鄙視到阿鼻地獄去,
想不到擔當醫生竟然跑來告訴我,他沒聯絡好、書姊也說她沒弄清楚,
總之,好似一切變成不是我的錯,
連在樓下爆發的9號家屬也沒對我怒罵一句。
當8號不知怎麼的把糞便弄的一地、尿袋裡的尿液也灑了一片時、9號臉上檸檬大小的腫瘤滲血時、10號無法繼續進行化療時、4號手術開始時、5號攝影安排時、6號出入時、7號過敏紅腫時.................................謝謝大家的配合和幫忙。
晚上同科的同事打電話給我,說看到我在腫瘤科很優雅的工作,以為我那team很輕鬆,
..........優雅??........其實....我好像還蠻忙的。

下午六點,我們白天的白小姐和阿長、聚在會議室裡把中餐吃完,
阿長說,妳要是願意就來這裡吧。

隔天,也就是今天、剛才,督導來了、希望我就留在腫瘤科,但是不勉強。
阿長說,蜜拉,妳要是願意的話就來吧,雖然希望妳就這樣留下來,但是我仍然無法要求任何人留在這裡,選擇離去的人終究會離去,若是把妳逼到離職的話更麻煩。
這樣意思的話。
前一個我選擇背離的阿長,雖然沒能說出這樣的話........總之、我離開了。

.......................................................................(默)

軍先生一句,我希望是你來照顧我。所以當時我沒堅持離開。但是、對不起.....一直到您過世的時候,反而沒能去看您。夜裡一陣驚醒打電話到護理站,才知道您剛才過世了。

陽先生說我的名字是晨曦,就像我本人一樣....所以那個時候我也繼續撐下來了。

我一直都知道,真正痛苦的是病人,
他們毫無選擇的餘地、獲得這個疾病,毫無選擇的餘地、必需面對這樣的事實,
我總是懷疑,看著這樣的他們,難道不能夠讓我也願意接受這樣的命運嗎?

現在.......................

不是猶豫的時候。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