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又開始迷惘了Orz
在這工作一禮拜多,有些熟客已經記住我的名字,
然後他們都會說「你跟他們不一樣」。

先前一個女客被酒杯劃破手指,我被叫去幫忙處理,
處理完後,女客問我「你跟他們是一樣的嗎?」

明明同樣是一雙眼睛、一個鼻、一個嘴、一對耳朵,
我就是怎樣的和大家格格不入

連幾個廚師師父和調酒師都叫我趕快回H.。

先前在應徵其它職務的時候,
面試者常常也說「妳就是個N啊」。

真的是詭異,
明明沒有當過我的P,
也沒有在H.和我共同事過,
到底是根據哪一點覺得我非N不可。
明明就算當N我也不過是個遜腳

不過在這樣尋找自我的路上,
我也漸漸感覺到,
像我這樣算是科班出身,
不曾懷疑把N視為生命的一部分,
自己在自己的身上深深烙下標籤。

先前企圖走別的路時都因故失敗,
然後在心中抱著期望,希望哪天發生奇蹟,我的生命會改變。
當然這種奇蹟不會有。


但老闆娘希望我留下來,還給我提了薪,

但我又覺得自己和別人格格不入,有某種難以言喻的違和感,

想到離職時阿長說的話,現在我能明白她的意思。
(當過長時間N的人,大部分離開後都會回來。)->沒有辦法當其他種人
想要任由自己的心意去改變,
卻望并州是故鄉」的感覺。

就算是非得有這層認知也好,
離職前我已經憂鬱到想好S計畫,
才猛然驚覺到該是離職的時候了,
當然也許絕大部份是因為家庭因素,
但那是一種想要逃跑的感覺,
只有自己能救得了自己。

雖然我的確又迷惘了,
但是,也不是完全沒有其它機會,
不能用真心工作的事業我不要。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mila 能去當保健老師嗎
還是這種職業日本才有 ?
miniyan | URL | 2010/02/23/Tue 04:24 [編輯]
喔~~保健老師啊,
那個好像要考公務員,沒研究過。不太曉得。
做那個好像還不錯,不過我沒有門路。
Mila | URL | 2010/02/24/Wed 07:41 [編輯]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