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Drop Dead Diva (美女上錯身)
從很久以前就對律師這個工作覺得疑問,
如果國家已經制定了一套標準的律令,
為什麼需要律師進行辨論(?),
決定(?)一個人的罪責。

管理治安、調查犯罪有警察,
偵查搜蒐提出公訴有檢查官,
判決有法官。

聰明的律師在台上說一些大多數人不懂的東西,
靠智慧(?)拿下勝利。

但是我不能否定律師這個存在,因為我當不了律師,也不懂律師。

「金髮尤物(Legally Blonde)」女主角說:「如果人沒有感情,那法律交給電腦計算就可以了。」類似這樣的話。
雖然不曉得這句話是不是真的適用,不過也印象深刻下來。
其實我覺得這句可能不對。

以“做人”的人性化來講,或許律師的身份,自由性比檢查官之類要高,
能力也相顯重要,律師的位置,應是有存在必要(?)。
至少有人站在那裡。

Drop-Dead-Diva-11.jpg

朋友的介紹下看了這部美國影集,
在講一個原本是模特兒的美女,
因為某個差錯進入一個女胖律師的身體裡,繼承了她的智慧沒了外貌。

太久沒看美劇了,
都忘記美國人的思考反應、行為語言都很迅速,
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托泥帶水,
片子看起來很爽快,不會覺得心口鬱悶。

基本上我都不愛看憂鬱路線的片子,
一般而言,不是全部。

這種直接、果決、不陰來暗去的樣子很讚。

當然,
戲劇不代表真實,
但是,
戲劇也是人做的。

這陣子,多看一些美片吧。



我喜歡日本人重視大大小小事情的部分,
雖然有時候覺得他們太大驚小怪了。

也喜歡美國人直來直往的個性,
雖然我跟不上他們的節奏。

我喜歡台灣人無意沉溺於沉重歷史包袱的樣子,
每個人都像自己,愚蠢也不一定成功或失敗,
俺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鬼,這點就是事實沒什麼可討論。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