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KIZUNA You’re all - ただひとつの真実(愛鮎様週2)
這首歌讓我真正知道了「置鮎龍太郎 様」這個人。
去年年中,重返工作岡位,焦慮像是放在弦上,隨時一觸即發。
焦慮到幾乎毎天晩上都是哭著睡著,就要喘不過氣來,而前年半死不活的慘裝還印在腦海裡,
我非常的、迫切的、需要能夠温暖我的東西。
過年,應該是二月的時間,正好年底已經換到現在這個單位,年假可以都放到。
放長假就在家中到處瀏覽網頁,意外發現了這首歌,
也差不多是在這個時候找到了小柚家。因為「E.M.U」的關係。

當時完全不懂日文,連平、片假名的差別都不知道,五十音也不會唸,
只是,聽著這首歌,眼涙竟然也流下來了,
那段期間因為心情很差,大概涙腺也非常的弱力。
但是光只是聽歌就落涙,這還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有可能真的心情太糟了。
於是我非常努力的找網路上的翻譯,完全沒有呀!

然後,也許是下意識的,開始瘋狂的聽日文歌,而且邊看歌詞,
也許我一直都在想著,我要翻譯出這首歌,我想要知道歌詞在說什麼。
也因為追査這首歌的相關資料,踏入認識聲優的領域。

當我從電視上重播的「Slam Dunk」ed裡看到鮎様的名字時,不知道有多開心。(放鞭炮)
加上已經成功調到超冷門單位的關係,當時,就這樣一整個人生都被解救了。
然後毎天聽鮎様的歌,讓自己的身體回温。

我的人,就這樣整個安定了下來,不再像得了恐慌還是強迫症,反覆或是焦燥個不停。
而前年同梯入列的同學,還是得靠Prozac(百憂解)度過毎天,
對我來説,我的Prozac,就是鮎様, 一般,大概很難理解我為什麼那麼愛鮎様了。
第二個原因。 ^_^

置鮎龍太郎 [鮫島蘭丸] _ただひとつの真実
作詞:犬飼真由美 / 作曲:伊藤信雄

何時の間にか 二人
傘も差さず 立ち尽くしていた
何も恐れずに 見詰め合ったままで
                  忽然間 二個人 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
                  只是看著最後方佇立的彼此 錯落手中的傘,
                  不再有任何恐懼 就這樣互相凝視著。

いけないと知っても
抑え切れぬ 気持ちは溢れて
降りしきる雨 濡れた肌を 抱き締めてくれ 
あの時のように
                  再也不能不被發現,
                  不能控制的心意 流溢傾瀉。
                  隔開彼此的雨 貼住身軀濡溼了肌膚。
                  就像那時候一樣…。

もう何もいらない お前のほかに
失うものなど どこにもない 信じてる 細い絆
この思いだけ 伝え合えばいい
愛することが 罪というなら
どうして 二人は 出会ったのだろう
抱き締められた 初めての背中は 運命感じた
                  什麼都已經不再重要,除了你。
                  失去的東西不在任何地方,可以確信的 是那纖細的牽絆。
                  僅有這份思念,能夠互相傳達就夠了。
                  如果愛是罪行的話,
                  該怎麼辦?二個人,是相遇而見的吧!
                  在初見的背影中,感覺到強烈的命運使然。

何時の間にか 雨は
やんめ歩き 初めてた二人
かばんと中身 全部棄てた
愛を自由に 解き放つために
                  忽然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雨中。
                  第一次,二人走在一起。
                  扔掉所有包袱,
                  解放出愛的自由。

*そう何もいらない お前がいれば
塞げて つないだ えのきださえ いとおしい 愛の絆
この思いだけ 分かり合えばいい 
愛し合うのを 罪というなら 
今すぐ 死んでも惜しくはないさ
二人にとって 抱き合う温もりが 唯一つ真実
                  是的,如果有你,什麼都不再需要 ,
                  能夠堵住相連的朴樹 可憐的 愛的牽絆。
                  只要這份心意能夠互相明白就夠了,
                  如果相愛是罪,
                  現在就死去也不可惜。
                  對二人來説,唯一的真實,是相擁的温暖。

二人にとって 抱き合う温もりが 唯一つ真実
                  對二人來説,唯一的真實,是相擁的温暖。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