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部長生日快樂!!
第一次在FC2的Blog祝部長生日快樂。

手塚部長、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現在因為要省錢的關係,
沒有特別在CJ或AMAZON訂部長的專輯,
打算直接到店裡買。



去年寫的短短一篇賀文,
其實也是頗費時間,在前一個Blog刪了。
這裡小修飾後重發。
其實是想再寫新文。算是興趣了吧。






夜裡十一點半,手塚房外的陽台上。

跡部:「過了十二點就是你十八歲的生日,別計較什麼未成年不能喝酒了,
    這可是本大爺送你的生日禮物,不差這十、二十分鐘吧。」

手塚:「嗯...ありがと。」

手塚接過跡部手中遞過來的,跡部家製的高級釀酒。

和多年前手塚送給跡部,自家釀的清酒不一樣,
這是濁酒,這種酒又比溫醇的清酒更加溫和,
知道手塚過去沒有喝酒的可能,所以才選了酒精濃度不是那麼高的濁酒給手塚品嚐。

跡部看著手塚細細嚥下濁酒乳白色液狀的酒汁,跟著也喝了起來。

手塚:「雖然以前也沒有喝過酒,
    但是,總覺得似乎很特別,比蜂蜜、牛奶還要柔順入口。」

跡部:「嗯,喝烈酒慣的人,反倒喝不習慣這種濁酒…
    手塚,你...好像臉紅了?」

手塚:「啊...嗯...喝下酒,漸漸的身體也熱了起來。」
現在的手塚臉色微紅,但是表情一樣冰山。

再度挑戰喝下一碟酒,手塚的臉更紅了,
手塚:「似乎,頭重了起來....全身,也熱的更厲害了。」
跡部:「喂!手塚!別這樣就醉了啊!」。

跡部伸手扶住手塚虛軟掉的身體。
跡部:「……算了。還是扶你回床上吧,
    真是的,難得我特地來你這裡,這麼快就要面對你的睡臉了。」

跡部拉起手塚離開陽台階梯,走向臥室,幫手塚躺入床內。

手塚,「抱歉,跡部。」
喝酒雖然令四肢不聽使喚,但是意識卻異常的警醒,感官反而變的十分敏銳,風吹草動格外醒目。

扶好手塚的跡部順勢側對著手塚坐在床緣。

跡部忽然間想起自己的事,
「喂,手塚。你想,愛是什麼?」雖然問了,但跡部不確定手塚是否還清醒。

手塚:「........」
手塚其實是異常清醒,醉倒的只是身體的肌肉而已。

「我的父母親已經幫我決定好婚事了,大概,大學畢業就會結婚了吧……
 她是個漂亮又聰明的女孩子,不討厭,也算的上是和本大爺相配的人物。
 當然,這是企業聯姻,否則本大爺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和人論及婚嫁,
 事實上,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

跡部忽然覺得,
關於愛是什麼,和自己現在說的話似乎沒有任何關係,一時之間不知道要不要繼續說下去。

「已經決定了吧。」手塚忽然開口。

「嗯。」回答。

「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值得被愛的,
 每一個人都有他獨特的地方,
 你的話,在愛上別人的同時,也能夠保有自己的吧。
 如果這個婚約,是你身為跡部景吾的責任,那你就會去遵行。
 我會祝福你。
 你可以愛上那個女孩子的,
 能夠讓你這樣稱讚的女孩子,必然是能夠配的上你的人。
 去愛上她吧…」手塚。

跡部:「......」
跡部感覺手塚話尚未說完,只是停了個頓。讓自己稍微思考了一下。

「經歷了互相理解、而且能夠完全接受,還願意相處一輩子的人,那就是愛了吧。
 我是這麼認為的。」

聽完手塚這麼說,跡部眼睛忽然一亮,接著大笑。「哈、哈、哈......」
手塚:「.........」

兩個人同時有默契的想到同一件事--兩個人國中時的網球對決。

「手塚,照你這麼說的話。那本大爺最愛的人不就是你了嗎?」跡部大笑後說。

「是嗎.....?跡部,原來你愛著我呀。」手塚輕輕的露出了微笑。

跡部!?
驚轉過頭回看手塚--

「手...手塚!你這傢伙,竟然學會給本大爺開玩笑!!」
跡部感覺臉頰微微發燙。
回頭看見手塚輕輕的微笑只是一瞬間。

接著,手塚閉上了眼睛,
看樣子似乎是真的入睡了。

看著手塚已經睡著的臉,自己卻笑了。

「.............手塚....因為你是這麼的堅強,我也才因此獲得了拯救。」手塚的左手肘,在綻寒的秋季開始隱隱作痛。
不需要去背負什麼罪惡感、心痛這樣的感覺。

古老的吊鐘 零時零分鐘響--
十月七日了。

「手塚。生日快樂。」跡部看著手塚閉眼的睡臉,溫柔的說著。




從喜歡圖片、
到小時候開始有在電視上看卡通開始,
就對卡通很有興趣,

但是還沒來得及喜歡上,
就被自己的瑣事困擾,
明明只是個小學生。

總之是因為個性的關係,沒有什麼朋友,
但是很奇怪的,
像我這樣,以為自己是孤獨的一個人,
卻忽然會遭遇被告白。
明明一直都是一個人。

不只是男生,也被女生告白過,
但是,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
我從來沒有和誰交心對待的經驗,

總覺得
。。。。不。。可。。能。。。。。。。

高一時參加了救國團青年研習營,
當時有個別校的女生對我很好,
正當大家忙碌於組長交待的工作,
她卻說沒我的事讓我去睡,
後來我才知道她整晚都沒睡的在做事。

而我睡了六個小時還頻頻喊累。

因為她的心情,
我被另一個組員生氣的責備了,
我一直不明白,那個人究竟在氣什麼。

我不曾把一個人的告白當一回事,

喜歡啊、愛吶,多麼不真實的東西。

年復一年,高三畢業、再進入四年教育、再畢業,
我始終都沒有改變,
對所有的事無關心,

不只是對人,
對學業、工作上的機會也一樣。

不在乎一切的同時,不斷失去著。

不見棺材不掉淚,
光只是不能夠感到快樂似乎還不夠敲醒我,

我的想法、觀念,
讓我在工作上重挫。

第一份工作在九個月滿,離職以後,
滿腦子想還父母債和父母結束關係,即使知道不可能這麼快。
於是又進入了第二份同樣的工作,

只是,
這次老天爺幫了我一把,
我幸運的得到了一個假比較多的工作,
然後開始嚐試認真上上網、認真看看電視,

就這樣,
單純的,
在看動畫、聽音樂的時候,
。得。到。了。簡。單。的。快。樂。。。。

打破我的觀念,
改變我的心情。

原來,我是一個多麼不溫柔的人。

懊悔的眼淚這才懂得流出來,
只剩下不能傳達的抱歉。

但在無論是誰,
這麼多日子以來都已經改變,
誰都不是當時的自己了。

不能夠追的東西已經成為收藏的記憶,
只能懷抱著這些繼續向前而已。

如今這等年紀了啊…
謝謝商家們總是對我“同學”、“同學”的喊,
讓我覺得自己好像還可以佯裝年輕。

現在,
我想珍惜喜歡著什麼、對什麼有喜怒哀樂的心情,
感謝這個世上,有那麼可愛的事物存在,
謝謝真實存在這個世上的所有一切、和心情。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