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離職座談會
在部主任、部副主任從前一個會趕過來以前,

六個女生面對面坐著,(正確離職人數是16人,有10人上班或上大夜不克前來)

氣氛非常肅穆。


部秘書幫我們準備了中餐,然後我們低頭默默的吃,
除了部秘書認出我,和我說了幾句話以外,
從頭到尾都沒有人說話,吃東西幾乎也沒半點聲音。

會議桌下每間隔一個抽屜放一包衛生紙,
用餐的時候,部秘書又多放了二包在桌上,

我正想衛生紙很多了。

用完餐的時候,主任和副主任趕來,
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主任才一口一口的慢慢吃起中餐。

依編號順序,主任讓我們每個人說自己離職的原因,
或是有什麼想法、建議等等。

每個人說著,不少人說到流淚,怪不得要備那麼多衛生紙。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決定、要走的路,
一個人為了家庭、二個為了進修、一個移居國外、二個是個人因素。


別人的故事不方便多說。

聽起來沒有人是帶著怨恨而離開,不如說是心酸(不是悲傷)而離開。


我們也許是因為榮民伯伯的醫院,
所以和其它醫院不太一樣的地方是,
病人很多是獨身,沒有任何親屬、自然也不會有請看護之類,

當他們臥床的時候,
我們會做到幫他們翻身、洗澡、處理他們的大小便等等。

這種事要是我告訴別人的時候,他們會有二種反應。

1.沒住過院的:這不是護士本來就該做的嗎?
2.住過院的:真的假的!?

大多數醫院的服務人數都超過十人,護士不會管到這,

(除某私立貴族醫院,護士只負責六人)

但是我們醫院白班是八個人左右,(夜班通常是十六人以內)

這樣子工作,我們上到超過十小時的班也是常有的事。
辛苦嗎?我不知道。

我想只要是認真工作,就沒有不辛苦的。

只是辛苦點不同。

即使戴著手套,我們還是常常讓手沾到病人的大便、痰液之類。
我昨天就從病人的氣切、被噴了一臉痰。
幸好有戴口罩的規定。

必需聞著那些口罩無法阻隔的,混雜著血、排泄物,或是臭味很重的膿瘍、膽汁,
換藥、擦身體。
觀察著其中所隱藏的健康警訊。

偶爾被家屬或病人當下女要求我們幫他們買東西、做某些小事。
有些太誇張的當然不會妥協。

雖然我們這裡是大醫院,卻也很樸素,首府醫院的貴族學不來。

生活廣場東西難吃到讓我想流淚。Orz(死穴)
附近食物店面不是昂貴難吃、就是超超貴好吃。(無敵挑食我)

還不錯的是在山下,可以找到秘密基地。
什麼樣的店家也都找的到。

現在我要離開了。

不是要背叛,其實我很感謝,
謝謝你無論我喜愛護理與否、無論我幼稚成熟、無論我鬧情緒不安焦躁,

一如開始、仍舊是給宿、發薪、在護理站上掛上我的名牌、叫我的名字。

謝謝。真的。
真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