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日常生活
安妮「剛剛我從宿舍門口進來的時候,看到大門外,有一男一女抱在一起親吻,
   然後走在我前面的人一付很尬尷的低頭快步走過去,
   看了覺得很好笑。」

我「我也覺得很不好意思,這種事最近我也碰到一、二次,我也都是低頭快步走過。」

安妮「人家都不會不好意思了,你不好意思什麼啦。」

我「之前我在某公眾討論區看到一件事,
  說有個阿伯在捷運上叫一對年輕的情侶不要公然在車上太過親熱,
  結果被男生回罵說阿伯沒能力才看不過去,
  阿伯很生氣的說我比你還行!
  
  然後其中有人留言說,
  好東西就是要和大家分享,何必管人家在公眾場合親熱啥的,
  在國外也都很正常。」

安妮「對啊,人家都不介意了。」

我「嗯,是沒錯…不過我這老太婆還是會莫名的尷尬,
  就連走在路上看到有人穿的太露我還會臉紅。結果被我同學笑。
  我都覺得很不好意思。」



昨天去亭姊家參觀新居落成,
一群人看著亭姊的新婚照、新居裝潢,
結婚的都帶了丈夫和小孩,
沒消息的我也免不了被問了下怎麼沒帶人,
我沒人可以帶啊。
學姊們也問了我是不是真的要離職。

從昨天,離開亭姊家,和二位組長級的學姊一起坐計程車回宿舍的路上,
聽著她們說現在這些新進的妹妹們、
提著工作上改進之類的事。

抱著小孩的容姊先下車後,
我和如姊一起回單身宿舍。。。。。

大家是這樣認真,努力的生活,
工作上不時發現問題、不時改進、
一邊管理著自己的私生活,照顧小孩、經營家事…
對於現在正走著的路沒有任何迷惘。

我又怎麼樣呢。

想到自己曾經做錯過的事,
痛的隨時都可以掉下淚來。

已經死去的人不會告訴我,他有沒有原諒我。
即使曾經被十個人感謝,只要傷害過一個人,
就失去了笑的權利。

但是活著的話,
除了向前還能做什麼呢?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