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前方
我想大部分的人,小時候都會做這樣的事,
從父母親那裡尋求愛與保護。
所以我們深愛自己的父母親。

我在很小的時候,意識到自己失去了這項權利。
無論這是不是事實,
當我受到傷害的時候,不會想到要從父母、兄姊那裡得到什麼。


我一個人從同學們厭惡的眼光中走了過來,
當我擔心父母親會因為我的被排擠而傷心時,
才發現,
其實我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人。



每當我覺得自己掉到地獄之中,

任性的想要放逐自己、說了孩子氣的話時,

上帝就會機車的打開一道門,
讓我不陷入絕望。

明明總是把我逼到絕境,
卻不肯讓我爆炸。



小學痛恨了家庭和學校,
學會偷東西、說謊、翹課,
也經驗了從惡夢中嚇醒,知道了害怕。
當我徹底決定叛逆的時候,
排長一句「老師你應該跟蜜拉道歉」的話,
軟弱了我的視線。

國中企圖改變自己,
佯裝擁有活潑、開朗的個性,
其實我根本不想說話。
真正把自己逼入絕境的一段人生。

十五歲,
為了躲起來,
才順從父親的意思,
讀了強制住校的女子高校。
卻為了做真正的自己而再一次跌入絕境。

進大學以後,
縱使我仍然一樣孤單,
卻終於得到真正的自由。

我不再想著要從父母那裡得到什麼,
兄弟姊妹們也終於停止了爭吵。
我試著做真正的自己,
卻還是,
被爸爸說的「我對妳真的感到非常失望」,
失去了全部力量。
我完全明白了軟弱的自己。



我們被奪走了什麼?
失去了什麼?
如果活下去的前方真的有什麼、能夠得到的東西,
那到底會是什麼?
我能夠相信自己和未來嗎?

不......
我有足夠的堅強,
支撐我終於得到什麼的時候嗎?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