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那一晚,和那三天二夜
人生之中的大大小小事,一點一點的累積了我的人生觀、影響了我的個性、我的心態。

在我所擁有的童年記憶中,我幾乎不曾一覺到天亮,
每天凌晨被惡夢嚇醒、不敢閉眼睡覺,
而盯著四周環境、隨時計劃逃跑路線,是我每天都要做的事。

那一晚。
曾經有那麼一晚,是我童年中,唯一一次、不害怕這個世界、能夠安心閉上眼、一覺到天亮的一晚。
那是小學三、四年級的某一天,最後一節課鐘響,班長送了我一盒彩色芝蘭口香糖,
雖然這包口香糖沒多久就被人搶走了,但重點不是吃到它、而是有人送了我這個東西,
(那時班上流行送芝蘭口香糖給好友,意義非凡)
「原來我也有朋友!」
這讓我覺得,這個世界有人在乎到我,一瞬間所有的恐懼害怕,完完全全的消失。
只是,只過了那麼一晚,我立刻被自卑擊敗、連我父母都不喜歡我了,這世上又怎麼可能會有人在乎我?
班長只是對我同情、可憐罷了,而且口香糖被搶走,讓我覺得無顏面對他。
而我這個窮逼小學生,也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買禮物送他。

小學生很容易頂著一張單純的臉,做著殘忍的事,霸凌經常由此而來,
當時班上除了我,另外二個很常被霸凌的,一個是漂亮的像洋娃娃、從啟智班轉來的女生;
另一個、是一個很愛說謊的男生(但某些人還是蠻喜歡這男生的,因為他能言善道)。

那三天二夜。
一樣是三、四年級時期。有一次自習課,我又被某同學辱罵,一開始我完全不理他,
後來他愈罵愈狠,還說:「你爸媽一定是很賤的人、才會生出你這樣的小孩!!」
我聽著生氣、開始和他對罵了起來,聲音愈來愈大,大到老師生氣。
老師說:「×××(男同學名),你不要和×××(我)這個賤女人講話!」
聽到老師這麼說,瞬間我覺得頭上有一把鐵槌、重重的打擊在我頭上、痛得我啪得一聲大哭出來,
耳邊傳來、男同學得意的說:「妳看!連老師都說你是賤女人!」
而我則在大哭中、硬是擠出一句:「是他先罵我爸媽的!」

大概大哭了五分鐘,在所有同學們冷嘲熱諷的視線和碎語中,我擦乾眼淚,然後把所有的東西、收拾進書包,
靜待下課鐘一響,我就要離開這間教室。
ーー再也不來上課了,當時我是真的這麼想,心裡只剩無邊無盡的恨意。

然而,當下課鐘一響,身子才側向走道,副班長就衝到我旁邊,
他說:「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是×××(男同學)先罵妳的嗎?」
我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男同學;坐位在我前面)也轉過頭來、看向副班長,
副班長又問他:「是不是你先罵她的?」
男同學說了什麼我忘了,但也毫無所謂的承認了。
於是,副班長立刻又衝到老師面前大聲說:「老師!妳剛剛不該那樣罵×××(我)!她沒有錯!妳這樣對她不公平!你要向她道歉!」
這一刻,原本吵鬧的下課時間、瞬間安靜了。
也在這一刻,我黑化的心停格。「原來這世上還是有公平的。」

老師、班長、副班長、×××(男同學),這四個人的名字,過了快三十年,我也沒忘記。
在我人生中,這是影響我對一切價值觀,最具意義的一件事;
我花了三天二夜的時間去思考,怎樣才能得到幸福?
以我當時小四的智商,所得出的結論,本質上、和現在也差不多。

結論:
沒有。沒有任何方法,能夠確保讓我感到幸福,因為幸福是和周遭人、事、物相處而來的,
而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愛我、我也不敢追求任何真正想做的事、寄人籬下(不愛自己的父母)也無法好好的活著,
但是…還有一個最低限度的幸福,可以讓這個世界上,所有得不到愛的人、也有資格追求的幸福;
那就是公平完善的政府下制度;譬如制度完善的法律、公正的判決、醫療的平等、教育的平等……

* * *

我還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
寧可賠上人生,也要貫徹對父母的恨意。
我後悔了,其實我還是可以在貫徹對父母的恨意下、實現自己想要的人生。

國中的時候,副班長在我隔壁班,但我從來沒去和他說話,因為他長的太高、把我嚇到了,
我對高大的男生有陰影,當時還沒能承受那種恐懼。
班長也在同一條走廊上的班級,但本著低等人士的身份、也沒敢去攀談。

葉,妳說,看我的文章,好像是在尋求愛。聽到妳這麼說的時候,我是震驚的,但當我仔細的再思考,我想,你說的沒有錯,只可惜,我所尋求的愛,並不是愛情那種淺薄的東西、就可以填滿。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