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投身
我是個內心脆弱的人,
雖然從十一歲開始就知道、只有自己才能保護自己,
但是仍然無法停止想要相信一個人,
一廂情願的過份愛著某個人,
因為被拋棄一再又一再的陷入地獄。

父母親,老師、同級生、偶像,
接著又是實際不存在的人物。
四年、五年、放縱,
每一次單戀都讓我度過數年的悲傷和孤寂,一再的枯萎。

親情.友親.愛情,對我來說都一樣,
因為我總是停在單戀的階段。
我怕死了又只有我被留下來,期望我能做到適可而止的離開。

一直都沒有辦法喜歡自己,
一不小心又奢求寄託,
我的愛很沉重。

享受人生什麼的,是拚命過的人才有資格說的話,
人有活著拚命感覺像是受苦的義務,
我想要喜歡自己,
我想要成為自己的寄託,
我也是了時候,認清自己,我知道我還沒有準備好。

這邊,就不過來了。
page top
我不再因為別人說我是怪胎而感覺受傷了
男A:妳有沒有捐過血?
我:沒有
男A:妳是個護士耶!
我:但我還是沒有捐過血。
男A:妳怎麼可以不捐?
我:……我體重未達捐血標準 (現在是因為血色素不足)
男A:但妳應該…應該還是要去捐血!妳……

真遺憾我和你想像的不一樣,我沒有犧牲奉獻的偉大性格。

男B:如果當初妳知道男A在追求妳,妳會接受他嗎?
我:不知道。

其實根本不可能接受男A,因為男A就像大多數主動接近我的男生一樣,
覺得我應該是“小家碧玉”…或是“傾向香香公主類型”…“天真無知”…之類

位置蹲的越下面時、越容易看見一個人的醜陋面,
因為不需要對我隱瞞,因為我只有接受的份。
我接受了,不代表我發自內心喜歡那個人。

人們總是說謊,由其是像我這種脆弱沒有力量的人,
人們總是不說真心話,比如是像我這種脆弱沒有力量的人,
人們看起來像是個乖乖牌,因為真相不重要。

現在我很努力去更真誠的活著,還在習慣中,
而這完全顯得我是個怪胎了,

不過沒關係,我覺得這樣很好。
page top
每個結果都有理由
當媽覺得我是個滿口謊言的壞孩子時,
又跟我提起鄉下人有多溫和善良、台北人有多陰險可惡。

這裡就略過我說我放學後是直接回家,但媽不相信、因為我越來越晚回家。
---->媽不相信是正常的,但我確實以為我是直接回家了,我沒打算說謊,我只是忘了從離開學校回到家裡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

但我覺得媽說的話不對,
她堅信“鄉下人”比較善良,
如果這是真的,那就表示、如果所有人都出生在鄉下,所有人都比較善良了,
如果我比較不善良,原因只是因為我和哥姊們不一樣、出生於台北就表示我比較不善良,
意味如果我要當個善良的人、我必需出生在鄉下。
這是很爛的邏輯。

她和那些嬸嬸們愛爭寵、孫女沒價值、厝邊隔壁愛比厲害高低,
堂弟們愛抓小鳥、小動物凌虐當好玩,
我不覺得“鄉下人比較善良”這個論點是成立的。

奶奶珍藏著一樣東西,直到爸爸出現時,把東西給了爸爸,
她對爸爸很善良,卻不肯跟我說一句話,
這表示“善良是有條件的”。
也就是說,人人都可以是善良的,只要在某些條件下,
但人人也可以是可惡的,在另外某些條件下。

所以當時我得到一個結論,
愛,是有條件的,
所以人不能對每個人都很好,除非有人放棄當一個人。
差別只在各自要求的條件是什麼。
由此我推論,人的愛乃是出於私慾,並非偉大的東西,只是一個人出於需求而自然產生的心理物質,
而人們不夠善良,只是無知的一種。
page top
孩子
以前在醫院工作時、偶然聽到學姊提到養育小孩 (不知道是指她的還是朋友的),
她說,在養育老大的時候,當老大做錯事、會在後面歲數的小孩前打老大,
然後其他的小孩就會怕、會比老大更乖。

這個理論完全符合我父母親的教育方式,
的確,我們家四個兄弟姊妹,確實是愈後面的愈乖,
我是最乖的老四,
同時、我也是最恨父母親的老四。

我完全不理解父母親生氣的原因,
我只知道爸媽很恐怖。

如果真的愛小孩,就不要用恐怖教育,
否則小孩永遠不能確定自已是否有歸屬感。
那個小孩長大後會像我這樣,很容易感到恐慌,
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像普通人一樣的說話、生活,
不信任人、不愛人。

不過如果是那個學姊的話,應該心態上不像我爸媽那麼強烈吧,
爸曾經把姊打到不能走路掛急診了。
page top
我不信仰宗教,
但是我相信這世上有更具智慧、無法想像的高階生命體。
因為、人要經過學習才能知道自己的身體裡有什麼;
甚至不夠了解自己,
我想這就表示人、不是人創造的。

人穿越長時間的演化,忽然出現在地球上,忽然擁有了生命,
既然人類是這樣,沒有任何付出就擁有生命,
是不是意味著、人一出生就有罪呢?
因為從不知道哪裡搶來了“生命”、以致於不需要凍結在宇宙的無聲孤寒中。
page top
批判不能
其實我對於古代男人娶妾並不覺得反感,
古代那種大環境下、男人要得到一個女人很方便、很容易,除非很多人在搶同個人。
男人要一掌呼死我也活該我不強壯。
男人受命於天,才有機會更為更好的人,
像這樣的、去嫁給一個男人,
對女人來說、男人是用來尊敬,不是用來愛的。

有些男人很神奇,
雖然不是女人、可是卻發現女人活得很辛苦,命賤歸命賤,身體裡還是有靈魂。
一個男人如果娶了很多妾、意味他選擇照顧更多女人,
無論將來他要不要丟掉她,這個女人至少有段時間不用面對爸媽唸她是賠錢貨什麼的。

我覺得萬物不滅,
所有的一切、本質早已存在,
人的靈魂也會一處換一處。

有人外遇就是有人肯當小三,
又身邊的人就一定是對的嗎?
如果有個女人常常被丈夫毆打、某天有了情夫跟情夫跑了也很合理。

這世上真愛沒有那麼多,
大部分的外遇應該就是荷爾蒙發作、內心空虛、不知道為什麼之類的理由吧,
畢竟真正活出自我的沒幾人。
但是任何一個人的心、都不應該由別人來判斷,
別人的事,聽過就過去了。

如果是古代有妻妾制,我還是會很感謝願意收我做妾的人,
但是我恐怕還是不做,我無以回報,不想死時盡是恩情債沒還。
既然活著必需要一直擔驚受怕,
不如就順應人命、死於強盜之手什麼的。

被襲胸之狼摸了又不能踢他車輪、怕會引起連環車禍或偒及無辜,
詛咒也不知道對象,怎麼會這麼靠…
國小國中時期太常被變態摸,養成了帶刀片放口袋的習慣,
至今還沒殺人成功,
變態不愧是變態、很懂得摸一個人的氣息,
知道對方是不是懂得怎麼反抗的人,
自從我帶兇器以後、就沒變態摸我了,
靠、整個沒機會砍人,看來我習慣了一上大眾運輸工具就有殺氣。
一方面也是不用穿裙子、制服什麼的了。

如果我是個男生,
我就會想騎車環繞全台,
如果我是個男生,
就不會唸護理,
如果我是個男生,
我就會在國中時敢說想學空手道、想學腳踏車,
如果我是男生,
媽就不用覺得生我讓她在婆家沒面子。

其實我好幼稚,
始終懷恨我生為女性這個事實。
page top
歧視
我不是一個好護士,有些護士和我一樣、都不是好護士。
很痛苦的唸了護校、重考一年很吃力的考上我不適合的北護,
然後又無視不適合的畢了業,
接著又不適任的當了護士。

我始終惦記著抽屜整理好的畫本、箱子封裝的琴譜,
或是那些麻煩印出來難得找到的童話魔幻故事集。

無論現在衛生署還是什麼大官,
為了護士人力壓榨發聲什麼的,
羊毛出在羊身上,
護士加薪、補足人力,意味著醫療費用上漲,
護士之於醫院就像待在家裡盡量不花錢的老婆,
默默的做好或做壞、同樣都不為人知。

從今以後,丈夫要花高薪聘老婆了,要善待、要在乎了。
等到護士薪水真的漲了、人力真的充足了,
換人民百姓上街頭:
「護士不過就是醫生的助理!為什麼我們要多付錢給他們!」
「上次我抽血被扎了三針耶!痛~~死了!」
「我住院的時候、每個護士都嘛進來一下就走了!」

當我第一年當護士時,
深深感覺自己毫無尊嚴可言、身心疲倦時,
爸:「當護士是有那麼辛苦是不是!」
媽:「妳不過就是個護士、裝的一付這麼累的樣子,還以為你做什麼了不起的工作咧!」
即然連爸媽都這麼瞧不起護士,
為什麼當初還堅持要我唸護理呢?
被強暴很可怕,
比被強暴更可怕的事是、以為會在乎自己、最親近的那些人,其實一點也不。

對,台灣沒有種族歧視。
但是台灣有職業歧視、姓別歧視、姓名歧視、身家背景歧視、身材歧視、長相歧視,
我……我……無以為家
page top
種什麼籽,得什麼果
我覺得很奇怪,
企業在追求人才的時候總是不斷強調“自信”、“能力”、“果斷”……
全台灣到底是有多少位“王永慶”滿街跑、
又一個企業裡到底是要多少位個領導型人物、創造奇蹟的人物。

沒有人在乎一個人努力、認真、善良的本質了嗎?
真正的努力和認真,也會創造奇蹟。

難道是一句“你對這份工作有信心嗎?”
說“有”就真的能完美了工作嗎?
對,說“有”的人起碼有心工作,
但說“沒有”的人未必一定失敗。

而且就台灣的教育方式,
與其說“具有信心”、我看“自我澎脹”的還比較多,
雖然不是全部。
事實上我根本就不覺得需要強調“信心”,
工作這東西、去做就對了!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