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旁邊正在蓋的大樓。
Image068.jpg

工人們在三十層樓左右的高度、就圍了網子而已,
走的地方就只是一根根鋼筋,有人的肩那麼寬嗎?

光看到就腿軟,超可怕的!!

我應該是一輩子都不可能能夠克服,
要是忽然把我丟在那種地方、
應該會瘋狂尖叫~~

我想建築工人應該都很有當軍人的潛力。
page top
當作什麼都不是的成長
不曉得夢見了什麼,想到一件小時候的事。
小學時沒什麼朋友、某天忽然有同學和我講話,讓我很開心。

現在都還記得她的名字、我真的很喜歡她,
交往以後,知道原來她是個嫉妬心很強的女生,
會故意改錯別人的考卷、弄壞別人的東西,見不慣別人得到的比她好。

從沒有像那樣,好到去同學家玩,所以,還是很開心。
直到有次,她把我借她的芭比娃娃、頭髮剪掉、讓我太生氣。
她家在菜市場裡,離開時經過她媽媽的店舖,
她媽媽和我打招呼,當時我說:
「陳媽媽謝謝妳,但是妳女兒人很壞,我再也不會來了。」

後來有次我和媽媽去菜市場買菜,
陳媽媽見了我媽,把我媽拉一邊說話,直覺應該是和我有關,
我問媽、陳媽說了什麼,
但我媽卻說沒有什麼,讓我很納悶。

我媽,也是個壞人。把小孩當白痴。
要說這件事中讓我感覺最糟糕的人,那就是我媽了。
page top
聽媽媽說的話
我從來不介意別人說我是個偏激的死小孩,這裡我又要說一個偏激的想法。

前幾天和還在醫院當護士的同學遊朱銘美術館了。
那是個不錯踏青的地方,雖然那些木雕或金屬製的成品我不懂得欣賞。


她:我不知道,老一輩的人只是希望我們不要那麼辛苦、所以才希望我們讀好書。
我:妳知道為什麼我爸堅持要我當護士嗎?

她:不知道。
我:因為他覺得當護士是鐵飯碗,又不是很難,即使我這麼笨的人也能做。
我:妳不覺得“讀好書是為了孩子好”這件事本身就很瞧不起人嗎?
  怎麼不說當木匠、技術工,這不就是瞧不起“讀少書”的工作嗎?
  讀好書工作就會輕鬆?
  他們不只隨便瞧不起別人,也瞧不起自己。


也瞧不起我。


ps:
我曾見過同學的家人,我在他們身上感受到,我父母親沒有的溫柔。對我來說,那是另一個世界。
就算是同一句話,由不同人的口中說出來,意義也可能差很多。
page top
上路
走在夢想的路上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身在福中容易不知福的感覺。
離開本行工作已經三年了。

我幾乎忘了那個每小時驚醒一次的生活,
偶然因為作夢會想起來而已。

國中時悄悄定下的夢想,十多年後開始發芽。

很容易嗎?不容易嗎?




小學的時候很喜歡看天空、雲之類
因為覺得很孤寂
但當感到天很廣闊、世界很大的時候,總覺得奇蹟就有可能發生。

只是很遺憾,我的心並不是天空。
當真的被什麼人給注視的時候,
我只知道了害怕。
page top
20111104
很早以前
我就知道,

我不適合當護士。

因為
我覺得人類的生命沒有那麼重要

卑鄙
弱小
不知足
骯髒
自大
自以為是

有一天
因為每天抽針太多,
手掌滲血
我覺得很痛
才剛皺起眉

卻看見

學姊的十根手指頭

沒有一片指甲完整
血肉模糊

怕影響觸感
不能好好包紮

只是上了藥膏再覆上薄薄一片tegarden而已

那一瞬間
我明白了我自己
從來沒有熱愛過生命

今晚又喝醉了。
不喝醉不行
會睡不著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