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下等人
我經常感覺到,我有著窮人命。
很多人說我省錢,
但其實我不是省錢,我只是很珍惜的用著東西,
常常不知不覺就流露出窮酸的氣息,
大姊好像很受不了我這點,
她覺得我怎麼能夠把自己搞成下女,
也讓她覺得很丟臉。

後來,
我進了類似她的工作形態,
終於明白所謂的、
為什麼某企業家說“背面空白的紙丟掉、老闆會生氣”這種事,
我的世界裡,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根本不需要強調。

可是在商業的工作型態裡、
資源很多,
大家不像我那麼珍惜,我顯的很怪咖。

忽然間,
我明白姊姊的心情了,
她一定覺得、有像我這樣的妹妹,一定讓她覺得很倒楣。
page top
20110926
昨天自作孽,頭痛到無法動彈的躺在床上,
閉上眼睛、漆黑的不同往常。
各種感官也變得不一樣、特別沉重,
視覺和聽力異常清晰。

閉上眼以後,忽然什麼再也聽不見,
總有的輕微走路聲、間斷小小的說話聲、物品移動之類的聲音,都沒了。
忽然腦海中晃過死亡這件事。

我太小看生命結束這件事了,
總有死會發生,死了之後,
或許不會有那麼熱鬧的地獄,
也許是腦袋裡無法理解的、空虛寂靜的事。
一瞬間感覺到,死,好像真的是非常的可怕。
page top
名字
算命這東西還真的是不可參考,
心理測驗也是、
百分之九十九的準確率,有可能就是沒有的那百分之一。

據說我本名依算名師的看法,
我會是像陽光一樣、成為帶來快樂或希望之類的人,
而且,一輩子都不愁吃穿。

難道我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知道我會改名了嗎?
所以其實我的名字人生格,是用這個我改過的名字?

人生這東西,真的是,
是我就是我,不是我就不是我。
page top
自我不自我
剛進公司的時候,上面的人問我「覺得自己適合這份工作嗎?」

我說了一個表面上聽起來很爛的回答。「這要聽別人怎麼說,我不會回答。」


因為,工作這種東西,要先投入才能適合,
努力誰都能做,但努力不一定有回報,

我也可以自我感覺良好,但別人可能覺得很糟。
我也可以覺得自己很不好,但周圍的人覺得沒問題。

也就是說,單獨個人的意見在自我,是自我的一部份,但對社會大眾的感受並無意義。

現在在這裡待了一個月多了,
我可以獨斷的說,「我不適合這份工作。」

像我這種太過於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並不一定了解社會大眾的喜好;
像我這種自我意識強烈,即使感同身受,處理方式也不同的人,不得人愛。
可是卻接觸著傳播媒體事業,一個渴求被關注的工作。

所以說藝術家一輩子都是孤獨的,
因為用一輩子愛的創作,致力於爭取別人的目光。
換句話說,不就是渴求被愛被理解嗎?

也或者是,
如果讓商業行銷置入的話,藝術就能進入不同的世界,
於是這是老天爺的另一扇窗,
請藝術家別再感到獨孤。

所以為什麼「我不適合這份工作」,
理由是,
我不那麼計較得到愛與理解的多寡,
我想要安靜無聲、不激起一片漣漪的死去。
page top
20110916
繼續閲讀
page top
20110912
繼續閲讀
page top
母親
我知道我的母親,是個好人。

但是,要我叫她“媽媽”、或是因為愛她、將她作為一位“親人”看待,
未免讓我覺得太過於虛偽造作、當偽君子了。

小時候某次大哭發燒,
她並未為我量過體溫,到了診所卻告訴護士,
她為我量的體溫,比護士量的還要高,
我想“媽什麼時候幫我量過體溫了?”

稍大一些、漸漸知道,
媽在大人前一個樣、小孩前另一個樣。

我從未因為這樣的事怪過她,
因為她也有個不曾經歷過、不會被明白的辛苦童年。


我知道一個狀況,
感覺到自己是弱小的、擁有的東西很少,不被在乎的感覺;
所以很沒有安全感,卻正好有那麼一點堅強;
當出現了某個絕對的信念時,
可以猙獰著面孔、犧牲掉任何一切也要保護。

以媽媽身份來講;
有的媽媽是為了孩子,有的媽媽是為了丈夫,有的媽媽是為了公婆,
有的媽媽是為了厝邊隔壁之類。
我的母親,是“身為一個媳婦的名聲”

叫我做一個“乖女兒”,只是逼我作偽君子罷了。
我的心中,已經沒有這一份愛。

真正的感情,何需牽強。
“小孩一定是愛父母的”我相信這句浪漫的話,
但是,
“愛”不一定是恆久不變的。
page top
Eternal snow – changin’ my life
兒時卡通「尋找滿月」之一曲翻譯
現在才知道歌詞這麼令人難為情

如果是以前,
我一定會說裡面這些“不如不要”這樣的話很不對之類,
現在多少也能理解,
那並不是真的那樣認為,
只是一種情緒上的任性,不是真的要抱怨。



原文歌詞(goo音楽):http://music.goo.ne.jp/lyric/LYRUTND16388/index.html



Eternal snow – changin’ my life
作詞:myco 作曲:田辺晋太郎

從喜歡上你,已經過多久了?
只是不斷的膨脹思念,
你能不能夠感受到這份心意呢?
雖然我一次也沒有說過。

像雪,只是靜靜的
一直降落、然後堆積。

抱緊我──如果是這麼樣的思念,
喜歡上什麼人的心情、
從來都不知道就好了。
我愛你──眼淚停不下來,
這樣的話,
不如、從來就不知道你就好了。

像這樣、會一直思念你到什麼時候呢?
嘆息,讓窗戶玻璃起了愁霧。

不安的心,像晃動的燭火、
現在融化了,再也沒有歸處?

抱緊我──像要折斷一樣的強度,
好像就算樹木凍枯了、雪吹起了,
也不會覺得寒冷。
我想你──每次思念你,
織到一半的圍巾、
今晚也一個人抱住。

如果永遠都有降落的雪,
忍得住對你不停的思念嗎?

抱緊我──如果是這麼樣的思念,
喜歡上什麼人的心情、
從來都不知道就好了,
我愛你──堆積在心裡裂開,
想對寒冬的天空大喊,
現在馬上就想見到你。

Hold me tight… I love you…
page top
20110907
「不先問為什麼、有什麼意義,就先投入」
已故林克孝先生,金言一句。
除了「浪漫」兩字,已無法歸類、無從解釋他的熱情、無私(盧怡安)

「往前走就是了」
「每次這種辛苦的奮戰,我都跟自己講:回家再說!
現在就是認真走,認真砍,不要思考原因。」
「少了第一步的促動,未來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會後悔什麼。」
「人的一生無法完成所有的夢想,甚至無法完成任何的夢想。
所以我把已完成的這段歷程,回溯算成我的夢想之一,
覺得自己終於做了一件以後不會後悔沒做的事。」

商業周刊:「浪漫金控總經理,勘察古道寫傳奇,
天妒英才墜谷底,我們永遠懷念你。」

摘自商業周刊1239




在商業周刊上看到這篇專輯讓我覺得、會說出這樣的話,很令人感動,
雖然林先生的大名在新聞上聽過,但財經的東西我不懂,
每天早上聽股票,其實只留下關鍵名詞在腦中,
所以也僅只於知道有這個名字而已,直到這位先生過世,有些重點報導出來。

至於為什麼不懂財經、卻只看非凡新聞台呢?
因為我不好主觀意識太重的新聞,寧可上網挑著看。

我一直都對於勵志之類的書,覺得很虛幻,
但是自然有需要的人,
雜誌會讓我看到很多、本來完全不知道的事。


禮拜天去剪頭髮的時候,忽然被問“孩子幾歲了?”,
順口回應“沒有孩子啊、沒人要娶我”。

剪了個呆瓜頭,其實還蠻滿意的,
頭髮看起來沒那麼少。

為什麼平常不留短髮就好了呢,總是留到很長了、一次剪個呆瓜頭,
大概是因為之前一直猶豫不決吧,還是希望自己是保持好儀容,
反而人生無法向前了。
因為我不夠有用的關係,
除了做絕對的決心以外,似乎就沒有辦法成事了。
<--經常被罵、「為什麼要說會讓人誤會的話?」,我不知道怎樣的話會讓人誤會……寫文就稍微饒了我吧。
page top
短髮
最近空氣似乎非常的潮溼,乾的東西軟掉了。

那部名作我就不看了,
因為九把刀先生說,那其實是給女孩子看的,
個性比男生成熟的那些女孩子,
因為我不是,所以我不看了,給我看是糟踏了。

是說這二個月繳的電費破千元,冷氣開太兇了,
與其說怕熱,不如說怕悶,
悶熱著空氣,就算開了電扇,頭還是很痛,
於是寧可仍舊開冷氣。

今天決定不再發懶,趁著陽光不強的殺人,去剪了個清爽的短髮。

女性,若是身為一個凡人,
漂亮只會阻礙工作,美貌是不幸的。
有了柔弱的既定印象,也是完蛋的開始,
為了世界而改變,面對以貌取人的人們吧。
page top
殺傷力
因為先前公司電腦當機,有些資料弄丟(但家裡有備份),
所以工作的很沒勁。

反正今天禮拜五,工作就留回家做吧。
於是我上網找九把刀先生的作品、訊息之類。

原來最近拍的一部電影“那些年,我們追的女孩”,
是部青春喜劇片,
其實我很忌誨去看到“青春快樂”這類型的片,
愈是青春快樂,愈是讓我憂鬱。

我不是一個聰明的女生,
簡直就可以說是笨到不行,
小學時被同學排擠的厲害,
又被變態騷擾了二、三年,
國中時心中抱著對各種事情的不解,
漸漸家庭之類、人的感情之類,
讓我蒙上“骯髒”的陰影,
好像這個世界,真的沒有我能容身的地方。

對我而言,青春是屁,
是我人前裝活潑、人後耍自閉的虛偽,
是我為了穿不穿運動服外套和媽媽吵架吵到哭,
是爸爸從不和我說話,
是老師說我發燒裝用功還來學校,
是我會被高大的男生嚇到發抖,
是我覺得自己最髒的時候。

青春是屁,別人的陽光我在身後的影子,
我能夠平心靜氣的看完“那些年,我們追的女孩”這本書嗎?
會讓我做惡夢嗎?
就像看“龍貓”之類的溫馨動畫一樣,
孤獨感瞬間十倍。
但是,我很愛海賊王啊。

但愈是天真瀾漫的東西,殺傷力愈是大。
page top
20110901
某次電視節目、某人受訪“變美原因”,
這先生說,他學生的時候、向班花(系花?之類)告白,
結果美女說:你長這樣也敢跟我告白?

(受訪的人並沒有表示生氣之類的負面情緒,只是平淡的陳述這件事,
主持人也沒有做情緒上的訕動,只是我個人想到,寫一下自己的感想。)

於是這先生奮發變成美男子,
現在成為了美容教主之類。


雖然我不清楚事件經過,
但光聽這樣的陳述,我不覺得這女生有過份。

男生沒有預料到女生會說這樣的話、大受打擊,
表示這男生對這女生沒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也是以貌取人。

即然大家都是以貌取人,
那麼女生當然能從喜歡她的人之中,挑一個最帥的,
如果女生不去在乎內涵的話。

這句話確實冷漠,但我覺得不過份。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