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今天有慶生
今天有個同事生日,公司給那位同事買了蛋糕、幫他慶生。

我想著,公司真好,還幫員工慶生。

小時候,爸爸有個大工作室,
裡面有十幾個大叔叔、伯伯幫忙著,
有時候為了讓叔叔、伯伯們放鬆一下,
爸爸會讓媽媽趁我們生日、給我們慶生,
買個二層蛋糕之類,因為人很多。

隱約有這樣的記憶,六歲以前,
後來爸換了工作,工作室讓給其中一個叔叔,
之後就沒再慶生。

直到某次二姊和我提起“同學家有慶生”這件事,
媽媽忽然又開始給我們慶生。

但其實,
我們的家庭家氛很嚴肅,
兄弟姊妹也不怎麼聊天,也不會一起出門,
更不用說什麼談心之類。

“慶生”變成一件很尷尬的事,
因為,除了大姊(不怎麼在乎我們,也常不在)以外,其他小孩都很靜,
完全不理解“慶生”是high的活動,
一整個很尷尬,
而且爸又會一直碎念浪費時間、金錢之類。

總之,一切就是個尷尬。

那個家庭裡,有很多充滿矛盾的點。
page top
臆病
有一個女生總是讓人很受不了,
每件事、總是不能好好的說,
時不時,都像是被嚇到一樣。

她說,
「如果我是美人魚,我不會嚮往王子,因為地上好恐怖。」

地上真的能嚮往嗎?
世界和我想的不一樣,
怪不得,世界很難連接。

凡人的想法,
心中卻有天使。

不倫不類,
還是真的能嚮往地上?
page top
一根針扎
今天知道了一件事,
日文老師提到,最近的一則新聞,
「有個日本女生、坐在尼加拉瓜瀑布旁掉下去,尋獲屍體了」

於是日本人在新聞的揭示版上留言:
「加拿大警方真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
「這女的不知道那是不能坐的地方嗎?在美國留學看不懂英文是不是?」
---->老師說:如果在台灣,這樣的留言可能會被人肉搜索、抓出來絞到死。


接著老師又提到另一個新聞,
一個日本女生來台、計程車司機叫她上去、她就上去,於是被姦殺。
日本的揭示版上寫著:
「這女的幾歲了?人家叫妳上車妳就上車?」
----->老師說:看到這樣的留言,不禁想,是日本人太理性、還是台灣人太重感情。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井口真理子事件」,
這個新聞太過於令人難過,即使過了十多年我也忘不了。
「玫瑰之夜」也做了她的特別節目。

井口小姐的父母親是日據時代晚期、在台灣工作的日本人,
日本軍撤台後、他們也回到了日本老家,
夫妻倆很懷念在台灣的生活,
於是經常對年幼的井口小姐提起台灣,說台灣是一個沒有壞人的國家,
每個人都很溫柔善良。
於是、井口小姐從小就很嚮往到台灣來,甚至在作文裡提到,等高中一畢業,
第一件事就是到台灣自助旅行,連同學都覺得,井口小姐開口、閉口都是台灣。
結果就在她一畢業、果然馬上就到台灣來了。
她被她遇見的第二個司機,強暴並且分屍。

日文老師比我年輕,我想老師提的可能不是這個案件,
總之,台灣有很多壞人存在,請懷抱有防備之心、
老娘我以前也沒有。



因為活著不只是為了快樂,
努力生活什麼的、為了責任而向前什麼的,
要做的事很多。

或許對日本人來說,娛樂是拿來發洩用的,
所以二次元的東西,漫畫啦、動畫啦、、、主要讓人那麼喜歡,
是因為可以發洩。
就像對某些男人來講、感情是在發生關係以後才開始培養,妳先付出我就可能有愛。

所以二次元的東西,
實際上女人很能幹、很聰明---->就要變得很笨手笨腳、很天真、很浪漫<----實際上如果有這樣的人,會讓人絞到死。
實際上男人很負責任、很不擅溫和的言詞----->就要變得很天然耿直、很溫柔<----實際上這樣的人會讓人覺得不懂人情事故。

如果真能那麼順利,大家照著漫畫的角色模式生活就得了。
但是,事實是,
小野寺律說的:「主角那麼輕易的就得到幸福了、這樣真的好嗎?」、
「如果我點頭、那麼就會像少女漫畫的情節一樣、有個大大的Happy ending」



昨天遇見了同樣也轉了行的同學,
是說現在這樣的人很多。

一直擔心、擔心個不停,
雖然向著這條路走了、但是年紀愈來愈大,
真的一腳跨進去了、又懷疑自己真的能留下來嗎?

當然自己的行為要自己負責任,卻又擔心給人添麻煩。

每當學姊打電話來時,都會擔心自己更讓人擔心了,
我是個不懂人情事故的人,
也一直都是一個人,我無法付出溫柔的回應,除了錯愕還是錯愕,
昨天,
謝謝阿丁了。幸好遇見妳。
page top
20110820
今天,
我忽然恍然大悟一件事,
原來,我也是個變態。
雖然不是那種變態,
總之,算是身心不夠健全之類。

就像人體內的1/90,000的基因有帶有疾病密碼一樣,
心也是,
只是有比較明顯,和比較不明顯的。

就像我的身體體質很健康,
卻有心身症,加遽二尖瓣脫垂的狀況,
不得不吃心臟藥一樣。

察覺到這一點以後,心裡好多了,
但即使我接受了自己,別人能嗎?

我從來就不曉得自信是什麼,
也對自己充滿懷疑,生存意義是什麼,或許一點也不重要,
說不定生命是從上帝那裡搶來的,
所以得背負起承受潘朵拉盒子的罪。

這樣活下去,真的可以嗎?
page top
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漫博會
20110814_01.jpg

航太展本來是打算週六去,
漫博週日去,
但週六是在是太累了 <---莫名奇妙而忙碌的人。

於是今早八點好不容易起床、趕快衝去看最後一天的航太展,
問我為啥要看這個嗎?
因為我下輩子可能要學這個、先了解一下。 <---這種解釋可以嗎?

總之,
航太展很有趣啊!!
做了指紋辨識、說我有很少見的什麼正反箕螺旋紋(忘了名稱)之類,說百分之2而已,
於是我說,
那就是說我不能做壞事,因為指紋很好辨識~XD

還去看了一種黑白顯影,會反應溫度之類,
我旁邊一個小姐鼻子的地方、顯影特別黑,
被開玩笑說鼻子是不是有裝東西…… <----人家只是血液循環不好而已啦!
因為她的手指末端也是黑的 <---我是雙手顯影均勻的全白XD

有些槍擊體驗,
但是人太多了、只有3D夜視之類的感受一下而已,
也從大家那裡學到了一些飛彈、氣象方面知識,今天非常感謝大家的介紹。
再有航太國防展一定會去看~

20110814_02.jpg

中午去找早就到漫博會的某肆,
非常感謝日本官方、全面允許拍照、錄影,
多虧於此,留下了難得的照片。

許斐老師很帥啊,
甲斐田姊人氣果然高、
是說為啥大家會回答錯杉本姊的遠山角色呢!!><" Orz...我和某肆在後面搥心肝。
謝謝木內兄再來台灣~~~

不過、
四個人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是說、前面塞滿了媒體,有點難HI……Orz....
阿肆對於沒有買簽名板的事似乎很後悔,
我也有些,
不過,
我還是想要看,隔一道牆的航太展就是。
航太展也就這兩天而已,
漫博到週二,當然了,要上班也是沒辦法去就是。


我喜歡動漫,
但是,
因為沒有用的關係,
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
應該知道的,很多不知道。

沒有成熟到,能夠放心去做享樂的事,
今後,也會繼續懷抱很多遺憾吧。
page top
重要的事
每次看到社會“批抨”,
都會想去、
真的是會發生這樣的事。

根本不知道從哪裡批抨好。
一開始就沒有重視真正重要的東西了。

一味自我滿足、自以為自己好重要、
傲慢的生活。

善良?熱情?民族性?
沒有優點的人也只能強調這點,來讓人喜歡、來讓人覺得自己重要。

我那放棄用腦的母親也是這種自我滿足的人,
一直選擇放棄的生活,在自以為了不起的地方堅持,
擅自覺得自己很重要,明明已經把自己的價值貶到零,

至始至終都沒能成為真正有肩膀的人,
怎麼能認為一定能得到幸福。

再討厭的對象都能活在同一個世界,
但忍受也是有限度,還是會希望,身邊討厭的人別太多。
page top
不完全是偏見
我肯定是這世上最討厭男人的女人之一,
雖然這不意謂我是個蕾絲邊。

本來以為,
至少,不會去討厭爸爸和哥哥,
但是連他們也變得那麼厭惡了(其實是全部都沒辦法喜歡)。

雖然我知道,
一個人是好或壞,和身份無關,
但就是會特別討厭和男人接近。

那些接近我的男人,總是先裝一付好人的樣子,
明明心機就很重,
明明無時無刻都要給我好看,
當我交男朋友的時候,
一個一個說諷刺的話,
或是一付,你還不是交男朋友了。
(怎樣?我一定要當一輩子老姑婆就對了)

拜大家看衰之賜,
果然一個月後先是被疏遠,接著就是分手,
很好、
這樣大家開心了嗎?

我知道,
大家其實都希望我得不到幸福。
因為大家並不是真的喜歡我,
或者是說,那種程度的喜歡,我有什麼理由一定要回報?
那些拼命送來的負面磁場、怎麼可能感受不到。

我都接受了,
並不是因為我白痴看不出來,
只是那是種下意識,
不會去戳穿虛偽的話,
假裝沒有看到你的心機,
在說著你什麼都不懂的同時,我知道其實你都懂。

但我不管你是否對我擺爛,
我還是會繼續做我自己,
就算我知道你誤會我了,我也不會對這方面去解釋什麼。

但是,你要知道,

我.不.可.能.會.喜.歡.上.你

如果你問我,我就會說,
不問的話,通常沒有說這句話的契機。

和唯一交往過的男朋友分手後的幾年內,
斷斷續續有打電話給我,
他一定發現了,
我是從骨子裡恨著男人(遇到我他真衰)。
所以也無法真心喜歡我了,
這樣最好,
大家認清彼此是什麼樣的人,
誰都不要有幻想。
不過一般男人當然是不會討厭的。

根本就沒有由愛生恨這種東西,
真正的愛,沒有恨。
會生恨的,是自私。
page top
就這麼多了
除了老天爺這樣對待人類,無條件、無要求回報的好以外,
沒有了,
再沒有其它無條件的愛。

父母親的也不是,
第一個條件就是,是他們的血親,或有認定的兒女。

所以,偉大不能廣範的說是擁有什麼樣背景的人。

人的偉大,並不是因為身份,
絕對是因為那個人做了什麼。


也終於有這樣一天,
那個女人說,如果妳不要家人,
那妳就會變成孤獨一個人了。

這個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十年前,
甚至是二十年前,
我早就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等到妳來對我說,
只會覺得更空虛而已。
因為發現自己原來已經等得太久。

會為了二十年,
等待一句終於能有一點點真正關心的話嗎?
……
如果,
你的情人對你冷漠了十多年,
你終於下定決心說要分手,但對方卻變成對你道歉,你會原諒他嗎?
我不會。
誰也沒有資格要求我,這樣對待自己。

原來,
關心的話以這樣的形式出現,也會變成厭惡。
page top
近親結婚
知道Queen Alexandrina Victoria帶來的血友病情形,
第一個想到的,
是關於這是人類對於自己的傲慢,所付出的代價。

第二個想到的,
是老天爺不喜歡人類只看見自身週圍的小世界。
不喜歡人類只愛自己、自己人。

只是想法,也不是百分百確定。


歐洲皇室為了保持血統的“純潔高尚”,總是近親結婚,
四等親內的近親結婚、將每個人體內所帶著的疾病因子,
從致病患率1/90000提升到1/4800。


不知者,同樣有罪,
因為錯這種東西,只要是犯了,有罪就是有罪。
傷害了別人不是說“我不知道”就沒事了。

真的覺得自己有罪的人,不會要求原諒,
因為不償還更痛苦。
page top
米拉
蜜拉是我未改名前的中文名諧音,
中文名改了,字改下也不錯。

今天同事以為我的名字是寫作“米拉”,
我一看、這個好!!
於是將錯就錯,就“米拉”啦,
感覺很文藝復興時期、哪個有名的畫家的感覺。
(雖然那個時期的畫家感覺都很偏執)

之前都常寫文寫到凌晨三、四點,甚至到天亮才睡,熊熊要早睡早起不習慣,
怕睡眠不足、體力撐不住,一早喝了一大杯巴西莓,
多加班了半小時多、漸漸覺得眼睛快閉上了…

早早來睡,
是說某人不是說了昨天要交出「六才子書」的深入探討嗎?文章咧??
啊文章咧~~?!
文章給我生出來啊--!!!
(變身--高野蜜!!)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