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想送就送吧
,被制度所管的心不是真的。

小學的時候、
很不喜歡有男朋友的女同學,
她們經常比起一般女同學要任性的多,
在當時的我眼中,我想這大概或許也是種“寵壞”吧。

出社會以後、偶爾還是會見到具有“那種氣質”的女生,
認為任性一點是理所當然的,
至少應該被男性所特別對待。


今天同事的朋友來,
問說「情人節是女生送男生、還是男生送女生?」
在日本是女生送男生,然後三月十四是男生回禮。

然而在台灣,
日文老師說、她的日本男性友人來台交換學生時,
聚餐會上、這個友人被其他男學生拉去設置餐具時嚇了一跳,
男學生:「這裡可是台灣!」
日本男人是不作“家務事”的(近幾年才漸漸改變),
想不到來台灣竟然是男人的事。


我的這位日文老師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她的想法和鄉下那些遠親很像,
說話大喇喇、嗓門大、說話直、看什麼即是什麼,
也算是熱情的單純人。

通常這種人和我很不對盤,
因為這種人總是談論很容易發現的事然後先下結論,
雖然不代表之後不會改變想法,
如果是個有耐心的人,那也就沒有關係了。
麻煩的是,我就是個心事很多的人。


之前看到一個強暴犯的新聞,
這個強暴犯一直不肯認罪、還對被害人說:「妳有那麼漂亮嗎?我為什麼要強暴妳?」
責怪被害人自我意識太強,
看到這則新聞讓我覺得一陣胸口疼痛,
我也碰過類似遭遇,但顯然我幸運的多了。
所幸最後有找到證據將犯人給定罪。


一件件小小的事、常常不經意就刺痛一個人,
但只要別說難聽的話,就沒有人會受傷。
page top
20110124
美劇裡,為了慶祝節日、特別的日子,
經常會出門渡假、在飯店過夜等等,
但先在我腦海裡響起的,
都是「怎麼會有比家更放心的地方」--在你們擁有家的狀況下。
我想我是羨慕了。

也許這就是生活品質、富足的差別吧。
只要能夠安心的生活就好了,還沒到期望享受的地步。


雖然知道父母親所犯的錯,不是不能夠被原諒,
但是對我而言,卻還是太太太寂寞了,
又被爸爸否定的時候,
那一次,心裡響起一句話,
「我這輩子都不可能真正感到幸福了」,
完全符合現在人生的寫照。

我一直都很清楚我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讓我的心說出這句話的我,無論如何,
走到今天,
剩下的恨,遠遠多過愛。
我記得一次次,自己面無表情的落淚。
如果愛總是帶來傷害,那我寧可不要,
因為人不夠有智慧,選擇傷害的機率大的多。

離開家人,其實被懲罰的不是家人,而是我。
只有我才是真正在勉強的那個人。

很可惜我始終也沒有本事給自己一個安穩,
永遠找不到歸屬,
至少現在是。

雖然很想要靠自己更加的努力得到歸屬,
卻又擔心僅存的能量不夠長大。

在開始飛翔以前先找到依靠是狡猾的行為,
我只好一次次放棄,
對於來不及成長的我,只能向過去說抱歉,
謝謝所有關心我的人。

但我還是,永遠,
都無法接受讓我從小到大都感到如此寂寞的“家人”。

過年期間我選擇上班。
page top
桑田佳祐 - 明日晴れるかな


我經常覺得自己是個比較冷漠的人,
可是,
卻是一個看廣告就會飆淚的人,
甚至有時候只是幾句話,
馬上又變成淚桶。
所以才不喜歡和別人一起看片,
動不動就掉淚實在有點難為情。

也許,
只是因為我不相信。
編劇就是那樣,直接看到的就是真的,
可以放心的被感動,不會有任何人受傷。


操場上大大的“エリ(繪理)が女子”、
其實是要寫“エリが好き(喜歡繪理)”,
來不及寫“”就被老師追著跑,
變成“繪理是女子”。

“女”加“子”,是一個“好”字。
原來造字的人,認為“女”加“子”是好。
page top
禮貌的孩子
有一次二姊問我,
為什麼總是那麼客氣,
只要爸媽做了什麼,都會回應謝謝,一整天幾百次在說。

二姊說,如果是她的話,
她會覺得父母親照顧小孩是應該的,
將來她也會這樣對自己的孩子,所以不需要覺得虧欠,
不要覺得虧欠什麼的,我卻是想都覺得有罪惡。

小學某次課堂上,
老師問大家有沒有孝順父母,
有多久沒對父母親說「謝謝」了,
我心裡想,我每天都說啊,老師到底在說什麼奇怪的道理,
我還不夠尊敬父母嗎?

小時候認定自己不是家中的一份子,
所以家人的一點恩恩惠惠都讓我覺得不報答不行,
說到高職畢業時,無論如何都想要考上公立學校,
一方面也是覺得不能欠父母太多錢,
總覺得開口跟父母親要錢的話、就欠的更多了。

真正不愛家人的是我,
不過我不在乎,
不是發自內心的愛、沒有意義的吧。

如果對於身為一個人應有的溫柔、良善,
我都不足的話,
不會再說對不起,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雖然現在的我,依舊給不起,
但是已經能夠理解了。
page top
冬天中的城市,
天氣很不穩定。

不時忽然就開始飄起的細雨,
灰色了空氣。

沒有一種方法,能夠無限穿越,
心。

不說的話,終舊無法明白,
証明了人是屬於不同的個體。

過來握住我的手,別說是開玩笑的,
那就是劃破我的心臟。

要怎麼說,才會相信,
我不理解的事,只是說還不夠。

還會再見面嗎?

約定這種事,不管是驟雨或曙光,
就像那樣一般的不真實。

雨停了。
鮮明了空氣觸摸我的冰冷氣息,
我想起這個世界上,曾經以為會是一輩子的東西。

不像是真的的事實,孤寒了我的心,
卻也清楚感覺踏著地面的腳,
真真實實。

過去,我都可以放下。

早就在說,再見了。
對不起,我留下來的東西,不是愛。
page top
苦戀
如果一個女孩子在二十三歲的時候,確定自己死會了,
那麼往後的日子、都不會再有人愛上她嗎?

難道不會忽然衝出一個男生,說自己絕對比她男朋友好、
無論如何,都想要這個女孩子考慮再次選擇,
這種情形也是一定有可能。

我一直都是說,
愛人的人沒有錯,
但是,
被愛的人可以選擇要不要變心。

人只要有心,
就會產生各種感情。

第三者的介入,
就“愛“而言,我認為只有一個人有錯,
搖擺不定的那個人。

我親愛的朋友與她的前男友,加油。

祝全天下人更加幸福。
page top
御劍江湖 - 傳說的詩篇
官網的《仙劍奇俠傳三》 PC RPG game ost


醉眼望斷仙靈紅塵遠
逍遙六界御劍仙
浮沉江湖宿願
彈指間數千年
風雪飄搖我的長劍
蒼茫萬里河山巔
笑傲天下任我遨遊
心無牽
直到 那一天
輪回在承諾之前
為了你憂傷的臉
我墜入 人間
自從那 一天
你和我 初見
從此隔世後的劍
刻劃不朽永恆的愛戀

萬重樓外別樣風景天
長河鏡湖起心漣
洪荒渺渺數千年
神與人不再見
跪倒在古老的神殿
祈求著萬里情緣
恨只恨月總難圓
人無眠 難忘
那一念
忘却在相逢之前
從此白頭逝流年
追尋你的天
我十年 一劍
誓補 情天
就讓千年的時間
見證傳說幻化為詩篇



我喜歡下面文案的內容。
以前都覺得千年、百年之類的故事有點蠢,
可是,
雖然人的記憶就是這輩子,
但是物質不滅定律,
死掉不只是消失,
也許真的有什麼在繼續著。
page top
未來
今晨做了一個夢
背景是未來的某個世紀,

大風黑夜
從室內裡往外看的偌大落地窗,
雲像煙霧般圍繞著改建過的台北101。

室內有我、第一人,
沒有血緣關係了的大姊坐在另一邊、第二人,
旁邊是變成同伴的、很久沒聯絡了的一個學姊、第三人。

她看著窗外的雲霧,
用很低落的聲音說「世界毀滅了也好」。
我說:「就算妳這麼想,我也還是會支持妳。」


夢中醒來。

我後悔了,
不是,那不是她想要聽的話,雖然我是發自內心的。

她是太孤寂了,
她不是要我支持她,她需要的是不再孤寂,
如果她活得幸福,就不會希望世界毀滅了。



我已經近三年沒有和家中任何一個人聯絡,
這個緣份也許斷在未來。

如果我不更加溫柔細心,會忽略一個人發自內心的寂寞悲傷。
page top
世界末日大預言 就在今年521
噗友寫了一則噗文,新聞:「世界末日大預言 就在今年521」。

我想,
要是這是真的,不曉得有多少人第一個反應是「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是當我看其他噗友留言的內容,
大多是寫「我有啥事還沒做要快點」「感覺遺憾」這類的留言。

大概是我習慣於「視人命如草芥」,
一瞬間不能感受噗友的感受。

果然是那句話--
「活著,雖然令人感到痛苦,
然而美好之事,卻唯有活著,才能經歷。」--《古劍奇譚》

如果全世界的人都還有五個月多的生命,
我想我仍然不會選擇和一般所謂的家人一起渡過,
我大概會像沒事一樣,
就像現在喜歡上Jessica Mauboy,只是聽著音樂,一如平常,
不會懺悔、不會祈禱、不會彌補、不會後悔、不會遺憾。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