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西方人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西方人很難理解,
最近看起美劇、很喜歡他們直來直往的樣子。

美劇裡,
高中女生見到討厭的同學,打招呼說“嗨,賤人”、“嘿,妓女”,
然後就經過走掉,
比起我們看到討厭的人,然後直接不把對方放在眼裡要可愛多了。

東方人比較委婉,但也只是比較客氣、委婉而已,
討厭的成份並沒有減少,
反而因為放在心裡,多了一股“恨意”。


西方人直來直往,
以前讓我以為他們比較輕浮,

看多美劇以後,
我才知道、雖然他們很容易和人上床,
很容易鬥毆鬧事,
但是對於人事物的喜愛、做的付出,
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page top
牽掛
在我的經驗中,
沒有什麼成就的人、很容易就瞧不起別人。

有成就的人,
了解活著有很多問題,
很多情非得已,
常常要用了手段才能往上爬、得到什麼,
知道人容易不足,
知道人會為了別人、因為不幸、因為很多不得已,變得軟弱,
知道溫柔的人更容易失敗。

不需要因為億萬分之一人的念頭,絕望悲傷了自己。
page top
今天好像是平安夜來著。
雖然和東方人沒啥關係,
不過既然知道了、又是好的節目,
說一聲祝福也很好。




我還是覺得,
人還是要努力去了解彼此。

以前我有個室友,偶爾會彼此提自己工作上的事,
有時候她會責怪我的某些想法,
然後我再向她解釋我這麼想的原因,
接著她可能會認同了我。

那段日子以來,
她好像以為我不太喜歡她,
其實我很喜歡她,
因為她是一個為了得到“對的事”而努力的人,
這是我最喜歡的人的類型。



仙劍奇俠傳四玩到結局、有一小段柳夢璃和紫英的對話,
柳夢璃問紫英這些日子過的好不好,
紫英說,「無所謂好不好 人生一場虛空大夢 韶華白首 不過轉瞬」
柳夢璃聽了以後露出為了紫英的寂寞、而傷心的表情。
還不夠,我想這還不夠安慰紫英的心。
page top
overprotected
剛才打開郵件收到二姊的來信。

她說她想起小時候、
叔叔(爸工廠的工作人員)常常帶我出去,
有時候都不告訴其他人,
叔叔帶我出去也都只是帶我到處玩、吃東西、別人家串門子,
好像我是他們的女兒一樣,
只是我不曉得為什麼他們都不要讓我爸媽,或哥、姊們知道,
我問了以後,
叔叔說,他只想要帶我,如果說了,別的小孩會要跟,
爸媽如果知道也會不同意。

二姊的信中問我,
那些叔叔是不是有對我性騷擾什麼的,
為什麼我回家後並不是很開心。

我說沒有,
不開心只是因為,我不想要被特別對待。

叔叔們對我很好。

二姊說,
爸媽搬家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覺得要保護我們這些女兒,
那些叔叔有些是品性不良犯過罪,
爸媽覺得我們和那些叔叔有些過份的熟了。

但我一直覺得,
在舊家的時間,我六歲以前,
那段記憶才是快樂的。

那些叔叔們都很好,我很喜歡他們,
還有某一個叔叔常常把我當女兒一樣抱著我,
我…我才六歲啊!!
我記得媽總是千盯萬囑,要我別給叔叔抱,
後來不知道媽跟那位叔叔說了什麼,
那個叔叔再也不跟我說話了。


我知道爸媽會保護我們,
用他們知道的方法、用他們看人的標準。
其實我比他們以為的堅強多了,
我不需要像這樣的被保護、或是被安慰,
我需要的是被相信。
page top
《古劍奇譚》


活著,雖然令人感到痛苦,
然而美好之事,卻唯有活著,才能經歷。

對生死之事毫無執念的人,
只是因為還沒有經歷過絕望的別離。

歲月如長河無盡,滄海也變成桑田,
或許只有我,獨自遺落在時間縫隙,永無歸途。(另版宣傳動畫的對白)








之前玩《仙劍奇俠傳》是很開心的事,
由其仙劍四是最喜歡的。

結果整個製作團隊跑到「上海燭龍」,
中間過程有在各個官方、非官方的文章看過消息,
然後,
我在想,如果整個團隊換巢讓他們更能放手去做的話,
這個作品或許會超越仙四讓我更喜歡。

於是俺等啊等、盼啊盼,終於熬到預售開跑。
前二天在巴哈姆特下了訂單,我有預感會很喜歡他。
page top
好像發燒了,
覺睡一睡忽然起寒顫,忽然又熱、又寒顫。
感冒貌似要發燒、加生理期、加唇泡疹、今天再加左眼腫起來又痛………

夥伴放我人後,
因為太不舒服了,直接回了家沒有看病買藥,
想不到咳嗽藥水已經喝完了。
睡了一下,
凌晨也不可能一個人去看醫生。
現在我很懷疑早上能如常去上班。

我經常一個人感冒、生病,自己想辦法解決,
那次他說了自己感冒的事,
隔天就好了,我覺得那就好,沒有什麼要擔心的了,
他看起來也很好了,
不過他卻似乎氣悶我不夠關心他。
所以我才討厭男生總是以為我特別會照顧人,
我會照顧人,但依心中標準該如何就是如何,不會多給或少給。

某次也是重感冒,
站也不穩,
某人卻堅持要送東西給我,
我知道那人不是關心我的病,
只是想見女孩子,
否則和家人住在一起的我,
怎麼會需要下樓拿東西吃,多走一步路對我來說都是負擔。
沒有什麼好感動的。

有一次重感冒,
姊姊忽然做了奶油磨菇湯給我喝,
味道太濃了,喝一口就想吐卻還是硬吞下去,
勉強想要喝完,但是喝到第三口真的不行了。

很小的時候某次感冒,
姊姊從別人那聽說看綠色對身體好,
但是我動不了,於是她畫了很多綠草的圖片給我看。

雖然沒什麼用,
但是小時候最喜歡姊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累積了對姊姊的怒意。

如果我要死掉的話,
如果有下輩子,如果還會變成爸爸的女兒的話,
爸爸請教我保護自己,我不要再默默被變態騷擾二、三年,
能不能聽我說話、就像我也曾經會聽你說話一樣,
能不能像我叫你爸爸一樣,對待我像個女兒。

我是個話少的孩子,
媽媽以為我沒有感覺,
我記得妳曾經默視我高燒,
也記得我考上第一志願後,某次生病你為我煮粥。

我該相信什麼去活在這個世上?
當我一無所有的時候,
才一樣一樣看清楚。
page top
感冒
真的感冒了><


因為多講幾句話就會咳、以及忽然間狂咳的關係,
夥伴放我人讓我回家休息。

感恩,老娘我頭暈到爆了。

今天會早早上床睡覺去的。

因易生病而易疲倦的身體,讓人有某種絕望的感覺,

祝大家身體健康。
page top
20101210
一開始我很努力
某天我發現自己
其實是矮人一截的

但是可以不在乎
只要有回去的地方
外面怎樣都無所謂
直到發現原來不屬於任何一個地方

不是不要接受不真實的東西
原來是我要求太高
因為太在乎
不真的擁有寧可一無所有

但只要付出代價
就沒有不能原諒的人
我弄錯了很多東西
也正在付出著代價
page top
言靈
如果語言有力量的話,就不要輕易說重話。

如果決定會改變未來,就不要便宜行事。

大家加油!我加油!世界加油!太陽加油!月亮加油!
謝謝大家!謝謝我!謝謝世界!謝謝太陽!謝謝月亮!

PS:大奮鬥到12/16號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