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魔怔
已經不記得早上醒來時,到底做了什麼夢、讓我睜開眼睛後,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句話是:原來父親並不胖。

每次有人問我,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就會回答「禿頭的大胖子,可以一腳踩破皮球的大漢」。

很久以前,有個同學來到我家,瞄了正好往樓上走的父親一眼,
她說:「妳爸很帥耶!!」
我立刻看她是怪胎;接收到我嫌棄的眼神,她說:「難怪妳眼光有問題!!」

直到今天,不知道做了什麼夢,我才發現,一百七十幾的身高、和六十左右的體重,並不算高,也不算胖。
明明他就站在那裡,我知道他的身高、體重,可我就覺得,他是這世上最高、最胖的人;父親就是父親,美醜什麼的我沒想過。

我終於理解,十幾年前,媽媽託付我給父親買的衣服,為何他不能穿了,因為我買的是最大號。
父親節快到了,祝父親爸爸節快樂,我一點也不想您,反正您有哥哥姊姊就夠了。
page top
不過是得過且過
親愛的,我知道、努力常常看起來沒有什麼用處;
最後、甚至是到死的那一天,都沒有成功。

是這樣的,失去那種最是平凡的幸福,必需要花費千、百倍的努力,或許能夠挽回一些些。
我們可能就是在盡那千百分之一的努力。

或許我們都曾經無視過、美麗的事物、消失的那個瞬間;
我們都知道,我們膽小、怯懦、害怕,我們極其的不完美,一點也不像上帝的孩子;
我甚至要懷疑、人類是其它世界、被遺棄的劣等基因孩子了。

我沒有足夠的智慧去知道、即使到死都無法成功的努力,究竟有沒有意義。
但我想,如果我還剩有一點點的勇氣,還是意思意思的掙扎一下,若是千百年後我們能夠相遇,我再告訴你,我過的好不好。
page top
“活著就是一種暴力”
今天因為生病,組長讓我下午休息。
回家睡覺做了個夢。
醒來前,夢裡的最後一句話,
我說,
原來得氣喘的人,都是因為心碎過。

自從搬到這裡以後,我覺得自己幸福多了,
簡直不像真實的。
和同事處得不錯,只比“錢多事少離家近”要差一半,
有一點小不幸發生時,容易情緒不穩的小崩潰,
還有氣喘頻發作讓人有點絕望。

我欠人欠得多了,
沒能成為更好的人,
也沒能好好的償還。

以前不會為小事高興,
但是現在,只是要正向的氣氛,
都會讓我感覺心情放鬆,
謝謝所有願意對我和善的人。
page top
天氣忽冷忽熱的
我本來沒有那麼自卑,
忘了是做錯什麼事,被爸爸念好久,
然後他說了,類似、因為、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
所以、家裡的每個人、我是付出最少的,是最依靠別人而活的,
因此、我必需要尊敬其他所有家人,不能和其他家人平起平坐之類,
有飯能吃也是別人捐的。
從此以後,到了吃飯的時間,我就先站在餐桌旁邊,
直到被允許吃飯,我才敢去盛飯。

這個家是爸媽的,既然這是他們的想法,那麼他們說的、就是對的。
只是我玻璃心的、有點不能承受其中的生份。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我的父母是疼愛我的,我也沒有資格無止盡的撒嬌。
就是…回想起某些事的時候,心裡冰冰冷冷的。

曾經有個學姊跟我說,家人再怎麼冷酷無情,至少不會無緣無故的傷害你。
我就想,是嗎?
過了這幾年,回想起來,也許,比起那些“家人”,外人人那麼多,
總有比家人好的、也有比家人壞的。其實也不是什麼真理,本來就是如此。
要說心寒,也真的是心寒,
做為一個這麼低調的人,還是經常被討厭。
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認知,別人眼中的我,未必是我以為的我。
反正,我現在就是個賤人,
驕傲自大、嬌生慣養、勾引別人老公的蕩婦…

我心變得脆弱了,變得承受不起攻擊。
把臉書關了、線上遊戲也不玩了、過去的朋友通通斷了聯絡,
離開從小長大的台北,父母親家人什麼的、也快十年沒連繫了,
現在就只想躲在只有自己的空間。

只是坐著發呆,就開始落淚的日子,好像已經真的停止,
但還是有脆弱的感覺,譬如搞了很久、弄不好網路報稅,就開始自暴自棄…
真的超沒用的…變成好沒用的人…。

也許人的能量真的有限,年紀愈大愈膽小,年紀愈大愈怕受傷。
地獄啊…地獄啊……
page top
盡力而為
努力是一定要的,但還需老天爺的成全。
得與不得,都要認栽。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