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弱點
從小我就膽子特別小,睡覺不敢關門、關燈、閉眼睛,
只要一醒來、看到房門關著、或是燈被關了,就會嚇到瘋狂尖叫、拼命把身體往後縮,
直到有家人聽到我尖叫,進來把房門和燈打開。
我知道我膽小過頭了,但就是改不過來。

有那麼一陣子,父親有點關心起我的狀況,
他逼我學會使用打火機,即使我嚇得快哭出來了,也不放過我,
媽媽在旁邊大概是看得心軟了,讓爸爸不要再強求。

當時我的心境是複雜的,
雖然已經嚇得眼裡盛滿淚水,但我的內心、其實是希望父親繼續逼我的,
即便知道自己很沒用,還是想成為更好的人,
我能理解、為什麼男孩總是崇拜強者、討厭婦人之仁的心情,其實我也是。

在差一步哭出來的時候,終於學會了使用打火機。
父親關心了我幾天後,他把重心移到哥哥身上,對他的要求比女孩子們更多,
我只能在一旁羨慕,哥哥有爸爸逼著成長,
但是很快的,我發現哥哥不適合爸爸的教法;哥哥不是那樣性格的人。

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會去爭取爸爸的眼光,
我知道他真正關心的、是哥哥。
這個世界,任何東西都可以拼了命的去爭取,只除了愛。
page top
雖然很想吃年糕
從學生畢業,出社會後,就不太回家過年了,因為過年通常也沒幾天假。
現在更不可能。

後來有些學姊們很好心,怕我太孤單、就會想邀我到他們的家裡、吃吃年夜飯什麼的。
她們人都很好,可是我不想打擾別人的家庭,
說實話、我的家教不太好,我不知道各種逢年過節的習俗,也不懂面對長輩的應對進退,
生活的話,做自己認為對的事就好,但到人家家裡,就像到別人國家一樣,要尊重對方的文化。
因此,一旦到了別人家,我就會很拘謹。

所以,別邀我到別人家過年了,我就乖乖上班、睡覺,這樣就很好。
page top
記憶與歸屬
美國的歷史很有趣,美國最早把首都設在New York,而York,是英格蘭的城市名。
如果把紐約翻譯成“新約克”,或許更能感受到歷史氣息,
這也是反映美國人對於祖國的某種思念,但思念歸思念,美國人仍然選擇當美國人。
翻成紐約也沒不好,更美國。

是說,Los Angeles;翻成了洛杉磯,而不是西班牙文的“天使”;The angels。這天使是哪裡來的天使呢?XD
別告訴我是暮光之城來的~而且這電影我沒看過~

都說商人無祖國,所以鄭芝龍把錢賺飽飽,不小心養了一個精忠報中國的鄭成功,太愛中國以致於只把台灣當墊腳石。
鄭成功沒有錯,他只是把中國當根,其它的當屁而已,活該死在台灣(×
也可以這麼說當時的國民軍,他們也沒有錯,只是信念和歸屬,和當時的台灣人不同。

時代是這樣,我們可能需要無祖國的商人(政治人?),也需要肯為國家犧牲的大人物,但也需要看似平凡的百姓。
台灣沒有美國那麼酷,也沒有美國那麼大,更沒有美國那麼強大的包容力,
但是,即便人生讓人想大喊……FML
再討厭很多的一切,我還是台灣人,跟喜歡或是討厭沒有關係。
page top
年有什麼好跨的
我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宅的原因。

從小就被老師追趕著這個、那個,不知道為什麼要學習,填鴨式教學讓我很痛苦;
國中畢業後、又被父母逼著讀一點也不想讀的學科,學校管得嚴、我又是特別習慣自律的人;
聯合自己和學校、和父母,一直逼著自己。
好不容易知道了真正讓自己成長的方法,卻被父親掌了一大耳光。

從此,每天只有累。只有疲乏。只有覺得受夠了。只有覺得…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被允許去死?

對父母妥協的那一刻起,我知道我這輩子、已經完全失去、得到真正幸福的機會了。
正因為如此,也從這一刻起,我不再當那一對長輩、為親人;也從此不再對他們的任何意見、提出任何反對;他們對此欣慰極了。

我已經習慣放棄。
放棄真正想要的東西、放棄喜歡的人、放棄喜歡的東西、放棄追求成長、放棄人生。
我在期待一個結束;
期待結束成了我的習慣,每天就是等晚上去睡覺而已。
page top
我不是想要被拯救
I ever said that I don’t want to be saved.
Just leave me in the hell, I don’t want to forgive anyone who ever hurt me; I don’t want to let the things make me pain behind. Tattoo all of regret, agony, and hate in my mind.
And then, I hope there is a day, I could put up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in front of you.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