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關於臺灣對日本、311捐款這件事…
日本に送ったお金は台湾の良さではありません。
台湾人は日本文化に深い印象だけでなく、日本のニュースに特別なかんしん、
日本はすごく良い国、たとへ日本の歴史は知らなくでも、日本人の素質は高いのは皆が知っています。
だから、皆は自分の国の人間と日本人を比べる、これは日本人に対して皆の敬意です。

私からどいえば、台湾人は田舎者の考え方、善意と悪意はもっと単純で、
一般に、台湾人はあんまりに考えなく、すべての行動は簡単の理由がある。
”台湾人は優しい”と思うのは必要ではありません、でも、台湾人は大悪者でもありませんし。
自分の感じ、台湾人の生まれるの本質も良いですが、何度も破壊されたの歴史の中で、伝統と信仰のほとんどを失った(繰り返し)、
ですが教養さ、リーダーシップが不足、そしで、良い親や長老も不足、台湾人はもっといい人になることはできません。

ときは69年前に台湾から日本撤退、と一部の人々は、彼らが放棄されていると感じた、これは愛の感情です。
台湾人は、心の弱さを放棄するべき、広い世界に目を向け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日本語は上手ではありません、すいません。)


把款項送到日本,不完全是因為臺灣人善良。
臺灣人對日本文化的印像很深,也特別的關注日本消息,
日本是個很好的國家,即使對日本歷史不夠了解,也都知道日本人的人民素養很高,
所以大家才常常拿自己和日本比較,這是出於尊敬的角度。

但我覺得臺灣人是鄉巴佬心態,善意和惡意,都是比較單純的。
臺灣人通常不會去想很多,不管做任何事,都只是出於習慣、出於覺得好、出於覺得不好。
不用把臺灣人想得太善良,但臺灣人大多也沒有那麼壞,
要我說的話,就是臺灣人天份的本質也不錯,但在歷史的不斷摧毀中,一再的失去大多數的傳統與信仰,
以致於缺乏教養、缺乏領導人、缺乏好的父母長輩,無法成為更好的人。

當69年前,日本人撤離台灣的時候,有的人覺得自己被拋棄了,這也是出於喜歡的感情。
臺灣人應該拋棄種種軟弱的心,看向更廣大的世界。
page top
奇跡
「夏の日の
暑さとどかぬ
室内で
君の言葉の
届くしあわせ

この角を
曲がってふっと
会えるかな
奇跡か夢か
そういうの待ち」
  ちはやふるⅡ-25
page top
國父孫中山先生是偉大的
「昔君與我誠言兮,
日黃昏以為期。
羌中道而回畔兮,
反既有此他志。
憍吾以其美好兮,
覽余以其修姱。」ー屈原.九章

過去國君曾與我約定到老相依,
誰知半路反悔、已有二心。
他將長處向我誇耀,顯示他有多美好。
曾經聽學者說古人對君王的崇拜,是近乎於愛情的表現,
嗯……發現BL!!


「邑犬群吠兮,
吠所怪也。
非俊疑傑兮,
固庸態也。
文質疏內兮,
眾不知余之異采。」ー屈原.九章

群狗亂喊是因為見到怪象,
否定英雄、懷疑豪傑本是庸人慣用的伎倆,
我外表簡單言語遲頓,眾人不知我才華。
ーー天佑臺灣。


「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物有所不足,
智有所不明,
數有所不逮,
神有所不通,
用君之心行君之意,
龜策誠不能知此事。」ー居原.卜居

道理那麼多、、做自己爽做的事就好。

以上,希望沒寫錯。
page top
信仰
很晚了,應該要早些睡卻就是勸不了自己去躺平。
不知道是不是擔憂太多,一直想著種種。

有一次我心碎,瞬間覺得身體裡有什麼被抽走了,
好像自己不再是完整的一樣。
我不斷的尋找可以永遠相信的東西,
因為我只要唯一,所以放棄了很多其他的。
宗教也是這樣,
我沒有信仰任何一個宗教,因為一旦信仰了,就是絕絕對對的。

只是,一個人活著、對我來說還是太艱難了。
我曾經有過一個“信仰”,但是被捨棄了,
我需要再一次,不仰賴黑暗,就能夠寄望自己。
page top
臺灣加油
我是一個心智薄弱的人,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無法忍受空檔,
只要忙的事情停下來,就會陷入極度的憂鬱,
於是我開始“隨身碟”不離身,走路、等車、一離開單位就馬上戴上耳機聽音樂。
一刻都難以多等。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音樂,我一定會就此崩潰死掉。

國中的時候我就特別喜歡音樂和美術,
但是那個時候還是覺得要以高中為主(無論成績如何都要考聯招),
除了因為是父母親的意思以外,
也因為我也以為“藝術”只是毒藥、讓人沉迷怠憜而已,
雖然後來爸爸的意思又換了。

人要承擔做錯決定的代價,我為這個代價後悔一輩子。
徹底背負起“不追求夢想”的罪。

當我聽到這個人說“悲觀進取”的時候,眼淚就掉下來了。
挫折的三部曲:
一;憂鬱。這是只傷害自己的難過。
二;憤世嫉俗。這是把痛苦推到別人身上。
三;走火入魔。把痛苦砸在他人身上、陷入報復和邪惡。

能夠說出這些話的人,一定是看待人非常認真的人。
我不相信這樣的人會不夠拼命。
今年的台北市長選擇、我一定會投這個人一票。
種族藩籬要像“KANO”一樣打破。

如果我的生命還有一點點價值,
如果我還存在著幸運,
那就請上帝、請老天爺,把它們都給臺灣吧!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