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裡瘋狂波亂的所有傢伙,我把她們寫在這裡。
page top
看看自己、往前走
我一直都覺得男生比女生聰明很多,即便有的男生很幼稚、或是很色也一樣。
不過,也有可能只是我比較笨,特別聰明的女生也有,但感覺沒男生多。

可我漸漸發現,男生感覺上比較聰明,是因為他們比較有目標、比較清楚自已想要的是什麼;
這是“社會歷練”的差異嗎?
不過再仔細想想,其實一個人的“內在”,我畢竟不是他,也沒接近那些人,我又怎麼可能真正了解那些、我不解的人呢?

包袱太多的話,真的很容易、忘記看自己、不去看自己,不懂為自己而活、究竟是什麼意思。

網路真的是太偉大的發明了,讓我們能夠以未走出的方式、看到很多不曾想過的東西,
我大概算是半個舊時代的人,我很高興像我這樣、無法走出過去的人,漸漸往後退、退出潮流。

所以我才覺得,我要斷了現在,放棄現有體制,我也想要自由,我也想要真正去感受世界真正的樣子,
去更多地方、去增長更多的知識,去生活沒生活過的樣子。
我要加油,我要更努力、更勇敢一點。
明年三月要前往非洲工作,暫離臺灣這塊溫床,如果離開臺灣能更看見世界,我想先從這裡開始。
page top
吃糖就好
心血來潮看了一部bl小說,說不上喜歡不喜歡,翻頁的快速看完了。

或許不算是心血來潮,就是有點孤寂?想吃點糖。

然後想到了前男友,我就交過這麼一個男友,分手已超過十年,對方結婚開心,我還一個人。
有很喜歡他嗎?大概沒吧,但很重視,不是因為太喜歡他,只是因為“觀念”。

記得第二次去他家時,我們坐在客廳看電視。
他哥忽然回來,我想著要好好的打招呼,
然而、他哥看也沒看我一眼,端著煮好的泡麵、走到客廳吃起來,和前男友自顧自的說起話,
完全當我空氣。
後來我問他,為什麼不向哥介紹我,他卻毫不在意的說「幹嘛要介紹?你想認識他?」
為什麼要介紹?因為他是你家人啊????

我心裡的感受是,為什麼他哥完全沒和我打招呼的意思?而他也沒有要介紹我的意思,
如果是我,把他帶到家裡來,我一定會好好的把他介紹給家人。
難道他一點也不重視我?
原來在乎他、而在乎他的家人,只是我的自作多情。

和他一起出門吃飯,永遠吃不飽,因為男生吃飯吃的快,又不好意思讓他等我吃完,每次都覺得沒吃飽又對剩食物很浪費…
其實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喜歡他有幾分,但當時是覺得自己是很喜歡他的,畢竟他給了我歸屬感,因為所謂的男女朋友,這世上僅此一人,我很感謝他和我在一起。

說不上愛上他,但是我尊重他、在乎他,但我想,這並不是他要的。
我想我不懂得怎麼當一個女朋友,和他在一起,我經常滿腦子問號,無怪乎最後是失去他,但也沒什麼遺憾,彼此無法去適合,現在他過的很好,也有了可愛的妻子和孩子,祝福他。
page top
我打算放下“女性”包袱。
我喜歡日本人的乾淨、中國古風的優雅,
但若是震撼我心的,還是美國的自由。

小時候常常被同學說“長得很像假人”而覺得受傷,加上某些原因,漸漸變得安靜、自卑的個性,
直到國中的時候,這種“假人”才漸漸轉變為,長得很精緻、漂亮。

我希望自己是可以讓父母拿得出手的孩子,不想浪費了好不容易得到的重視(外表),但一邊又覺得恐慌,大概是患得患失,一邊又覺得不知道自己究竟該成為什麼樣的人。
當我拿到好的成績時,有些女性朋友們遠離了我,所以我寧可自己不優秀。
當我和男孩子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喜歡我露出笨笨的樣子;
我想,我是不是當一個傻傻的女孩,只要把自己弄的漂亮,與世無爭的、安靜的當一個花瓶最好?
於是我習慣了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有一天,忽然有個人告訴我…「你幹嘛那麼在乎別人的感受?!」

為什麼在乎…?因為我在乎人們啊……?…應該吧?


加了我的FB,朋友說我怎麼都不放自己的照片?以為我會放一些起床照、裝可愛照…???
那是什麼?
或許前男友,就是誤以為我是個可愛的女孩,才和我交往的。


人生很難。
討好父母、討好朋友、討好長輩…不知道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才是對的。

漸漸的,我放棄了,誰也不再討好,什麼都丟了,壞的,連同好的,也都丟了。
就像打了化療藥,殺死自己體內瘋狂突變滋長的癌細胞同時,空虛的只剩下一條命。
其實癌細胞也是自己的一部分,捨棄也是失去。
無論打化療藥好或不好,也已經打完了。
失去的,我已不打算回頭去撿。

其實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自己一直都在那;時間有多長,自己陪伴自己就有多久,
要懂得愛人,或許要先學會愛自己,懂自己。
page top
單純這個罪
我常常想起曉星塵。

從小我們的父母親、長輩,就教導我們,要當一個好人,
要善良、不要預設壞人立場……

有想過小孩會很認真的去執行嗎?
直到自己遍體鱗傷、直到得憂鬱症…

直到悲傷壓緊胸口和喉嚨…
你為什麼不讓我學會保護自己?
我不是不願意當好人,但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世上也有絕對的惡意?

原來如此,
曉星塵並不是錯在太善良,他是錯在太單純。

然而,單純這個罪、在“罪狀排名”中,是靠前還靠後?殺淫虜掠又是靠前還靠後?
單純這個罪究竟有多大?

我是無法原諒薛洋的,與CP無關,與曉星塵原不原諒他無關;
而是我,我這個人,無法原諒薛洋,即便他也受過傷,但那仍然無法和曉星塵相比,
因為曉星塵的善良、沒有雜質。

除非薛洋付出代價,否則無法原諒。
page top
生命
在一些文章裡,那些嘆息自殺者對生命不尊重什麼的…

我是想說;
誰又能肯定、生命真的是自己應得的寶物?
又怎麼能肯定、上帝沒有恨人類到期望人類失去一切、受盡苦痛?

你說上帝是一切的完美?不會有任何的負面悲觀?
我可不信,因為我們通通都是上帝的產物,你我曾經想過什麼、那恐怕至少也都是上帝的過去。

活著就不是件容易的事,自殺的苦痛也很可怕,
若是逼著一個人只能往死裡走,就不要想得太簡單;
你敢毅然決然的去死麼?
不敢的話、就不要隨便定論人家。
© 蜜拉的金色與黑色.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